《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曹雨婷王欣怡小说全文

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

更新时间: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寝室里的人全死了。有躺在床上被被子捂死的,有挂在电扇上面的,有割腕自杀的,唯独我还活着。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还好都是梦!可这一切,又真的是梦吗!

《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精彩内容

甜宠新书《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由楠下所编写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曹雨婷王欣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寝室里的人全死了。有躺在床上被被子捂死的,有挂在电扇上面的,有割腕自杀的,唯独我还活着。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还好都是梦!可这一切,又真的是梦吗!...

第1章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寝室里的人全死了。

有躺在床上被被子捂死的,有挂在电扇上面的,有割腕自杀的,唯独我还活着。

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还好都是梦!

可这一切,又真的是梦吗!

1

我叫曹雨婷,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

和往日一样,安安静静的在教室里上课。

但因为昨夜睡得很晚,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

等我清醒过来时,早就下了课,教室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

空旷,让我有些害怕。

我想着赶紧回宿舍,便站起身准备往外走。

辅导员刘老师拦住了我。

更重要的是,她的身后还有着两个人。

“曹雨婷,你的室友呢?”

我很奇怪为什么她会问我。

但我还是照事实说:“我室友去上课了啊,除了上课,她们还能干什么?”

可他们看着我却露出了诡异的神情。

这样奇怪的氛围里,我有些不安,往后退了几步。

短时间内,他们一句话也不说。

沉默的时间里分外难熬,我不禁有些害怕。

“怎么了吗?刘老师,你们找我室友干什么?”

为了打消恐惧,我开口询问。

可这时候我才发觉眼前的刘老师,已经没了往日的和蔼可亲。

而是对着我大声质问:“曹雨婷,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杀了人?”

杀人?

我?

怎么可能!

2

我感觉脑袋都是蒙的,看着周围的事物开始模糊起来。

恍惚之间,我的手上多了一丝冰凉,好像是什么链子。

等我想低头看的时候,左边有人在我头上盖了一个黑色的外套,遮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就这样,我从教室的后门被人带了出去。

直到来到了警察局的审讯室里,我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警察叔叔,我室友是死了吗?”

“曹雨婷,你可以叫我韩警官,很遗憾的通知你,你的室友在昨晚全部遇害。”

我不敢相信,“死了,全死了吗?”

我从座位里站起,死死的盯住眼前的韩警官,希望从他的神色里打量出一丝谎言。

可是,他郑重的点了点头,重复了刚刚说的话。

“你的室友,的确在昨晚已经遇害!”

我摇了摇头,“不可能,我肯定还没有睡醒,这是梦!”

“砰!”

韩警官郑重的拍了一下眼前的桌子,我的心猛地一震。

他面无表情的告诉我:“曹雨婷,这是现实,不是梦!”

但我仍旧不敢相信,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

于是,韩警官便换了一个问题:“那你还记得昨晚你在干什么吗?”

“记得,我当然记得!”

3

昨天晚上,我们宿舍四个人正准备睡觉,可能是太无聊了,一直都不瞌睡。

直到我上铺的李璐(小璐子)问我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笔仙。

我们才算打开了话匣子。

先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服气,都认为自己的笔仙才是最厉害的。

于是,璐子便提议,让我们一人讲一个故事。

大家可以通过投票决定,谁才是最厉害的笔仙。

我们四个人一合计,就一致决定,从我开始,由璐子收尾,将自己所知道的笔仙告诉大家。

我们各自躺在床上,寂静夜里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我开始说起了一件往事,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高中毕业的那天,我和几个小闺蜜约好一起回到我们的秘密基地去烧烤。

那是我们学校后边的烂尾楼,年久失修,也没有什么人。

而这一次聚会,也是我们很早就定下的了。

那天晚上天气很好,夜里的天空星星都是一闪一闪的。

我和她们带着一大堆食物来到了烂尾楼里。

一边支起摊子,一边聊天。

说着说着,有人就提起了这幢烂尾楼的故事。

4

我最好的一个小闺蜜王欣怡说,这个烂尾楼里曾经闹过事,还死了人。

我不信,我一直觉得这些都是虚的。

说不定那个人就是因为太害怕了才出现意外的。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逐渐脱离了我的掌控。

我们玩起了笔仙的游戏,说要验证一下,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于是,王欣怡将自己随身带着的画板拿了出来。

她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白纸,分别写上了生、死、是、否四个大字。

我们几人围在一起,将自己的手共同握住了中间的那只红色铅笔。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害怕的缘故,我一闭上眼睛,就觉得周围开始安静了起来,冷风阵阵。

王欣怡告诉我们,一旦开始召唤笔仙,就不可以随便松手。

不然,会出现意外。

大家都听话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指,开始在纸上画起了圆圈。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的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三遍过后,我就突然感觉我手中握着的笔似乎自己动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盯着那只红色的铅笔,它动了!

是的,它带着我们在纸上来回移动,似乎“他”就在我们的周围。

此时,正围着我们几个人转着圈。

“王欣怡,你不会是在捉弄我吧?”

5

我笑着问她,因为我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笔仙。

“不要乱说,若是你觉得我是捉弄你,你不如问问笔仙,亲自验证一下?”

于是,我便顺着笔杆继续晃动起来,独自念起了咒语。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的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杆轻微的又动了起来,我看向另外几个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请,请问你是笔仙吗?”

笔杆轻轻移动到了“是”字上。

对此,我不敢相信。

“笔仙,笔仙,请问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王欣怡告诉过我,在向笔仙提出问题之前,我需要先征询她的意见,否则会惹怒“他”。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显灵,笔杆真的移动到了“是”这个字上面。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有笔仙的存在吗?

一时间,烂尾楼里传来的风声让我们都开始害怕起来。

王欣怡开始催促我,“赶紧问你想要知道的问题。”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问什么。”

王欣怡无奈,只好说她来。

6

“笔仙,笔仙,请问我是郑硕唯一的女朋友吗?笔仙,笔仙,请问我是郑硕唯一的女朋友吗?”

笔杆轻轻移动到了“否”上面,王欣怡的眼眶不禁红了起来。

见此,其中一个女生便开口说了起来:“王欣怡,我都说了,他是个渣男,你非不信,这次笔仙大人都说了,你信不信?”

王欣怡一脸低沉,并没有关注我们的劝解,只是看向了大家。

“我的问题问完了,你们有什么想要问的赶紧说?”

一时间,我们开始问了很多问题。

有些是问自己是不是上了大学就可以找到命定之人,有些人问自己是不是可以长寿。

直至所有人都问过了,大家才决定要把笔仙送走。

“笔仙,笔仙,请问送走你难不难?”

“笔仙,笔仙,请问送走你难不难?”

笔杆带着我们一起来到了“否”字,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笔仙,笔仙,请你从正确的出口出去,笔仙,笔仙,请你从正确的出口出去。”

笔杆就带着我们在纸上又开始画起了圆圈,之后猛地一下从纸上划了出去。

仪式结束了,大家也都没有了兴致,便一同收拾完垃圾离开了。

7

第二天,我从床上醒来,突然发现手机上许多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同一个人,王欣怡。

是有什么急事吗?

我点开她的电话,赶紧拨了回去,结果无人接听。

一个,两个,都一样。

不对!

我察觉到有些不安,特别是玩过笔仙之后,我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有些担心王欣怡是不是出事了。

于是,我赶紧找了昨晚一起来玩的其他人,共同寻找王欣怡。

可,无论是家里还是学校,都一无所综。

我们开始慌了,想起昨晚最后一次见到人是烂尾楼,便决定一起回来看看。

那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夜色渐渐暗了下来。

学校后面的烂尾楼连夕阳的一丝光都照不进去。

再加上我们都没有往日的激动,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惊悚。

“王欣怡,王欣怡,她,她在那里!”

我听见后面一个小闺蜜叫了起来,便想着真是太好了,人终于找到了。

可是,紧接着身后的人都尖叫了起来,我才渐渐的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完了,王欣怡人被吊在了昨晚我们一起聚会的地方。

她还是穿着那身衣服,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看不清楚她是死是活。

只是她身上斑驳的血迹似乎已经在告诉我们,凶多吉少了。

我走向昨晚一起烧烤的地方,一张熟悉的图纸印入眼帘。

更加令人恐惧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红色的铅笔也在纸上,被狠狠的**了“死”字的中央。

另外,还有一滩血迹,似乎就是王欣怡本人的。

8

众人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也随着看了过去。

啊!又是一阵尖叫!

“完了,完了!”

其中一个姑娘已经是神情恍惚起来。

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孩也是十分害怕,独自抱着身子,问了一个问题。

“王欣怡不是说,这张纸已经被烧毁了吗?”

“是啊,昨晚她说已经烧毁了的。”

这时候,突然有人拽住了我的袖子,吓了我一哆嗦。

转过头,还好是人。

“佳佳,你是怎么知道王欣怡失踪了的?”

我不敢隐瞒,赶紧将我早上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她们,其中一个女孩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王欣怡昨天也给我打电话了,但是,但是我不知道她不是恶作剧。”

我瞪大了眼睛,若是昨天接通王欣怡的电话,也许她就不会死在这里了,这是为何?

“她打给你说了什么?”

“还能问什么?郑硕的另一个女友就是她。”

什么?

我愣住了,我从来不了解王欣怡跟他男友的事情,可此刻不一样了。

那个女孩哭哭啼啼的说,昨晚她刚刚到家就接到了王欣怡打过来的电话。

因为她和郑硕之间的关系,对于王欣怡的电话很是心虚,不愿和王欣怡过度纠缠。

于是,她一直借口自己还有事情,试图挂断电话。

可对面的王欣怡却显得格外慌乱。

并没有问什么事情,只是嘴里一直念叨:“救救我,救救我,笔仙要带我走!”

“我,我太害怕,就挂断了电话!”

笔仙要带走王欣怡?

还有,笔仙真的存在吗?

9

突然,我看向了墙角,那里有一片血迹。

似乎是王欣怡的,紧接着再看向墙的后面,一个巨大的血手印映入眼帘。

我瘫坐在地上,“报警,快报警!”

“然后呢?然后呢?”

璐子很好奇接下来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我有些难以开口,但还是告诉了她们。

“王欣怡在昨天晚上就死了,警察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说王欣怡是因为精神失常,自杀的。”

“不可能,没有烧掉那张指引纸,肯定会出事的,她是不是和笔仙做了什么交易?”

“什么意思?”

我疑惑不解,看向了我的另一个室友,刘玲。

她很喜欢研究笔仙,在这些方面她懂得比我们都多。

“指引纸在结束召唤仪式之后,必须烧掉,不然笔仙会一直跟着那个带着纸的人,吸食她的精气,或者......杀了她。”

刘玲见到我们都看着她,似乎很激动,“笔仙不仅可以提问题的,还可以与人做交易,不过往往代价都是很惨的。”

我不敢吭声。

因为代价的确很惨!

高中时期的那个小团体,似乎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都出事了。

10

讲到这里,我顿了顿,看向了眼前的韩警官,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韩警官,我想要知道,璐子是不是吊死的?”

他点了点头,我沉默了片刻,继续告诉他接下来的故事。

昨天晚上,我讲完第一个故事之后,按照顺序就轮到我对面的老姚了。

所以璐子主动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跟我们一起看向了对面。

“好了,好了,该老姚你讲故事了!”

而老姚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缓缓的开了口。

“各位,我讲的故事就发生在我老家的村子里。”

我们家是在山里,一直以来,老人们都信奉鬼神之说。

特别是笔仙的存在,传的有模有样。

有人曾经说,只要见到了笔仙,你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求她。

“我那时候很小,什么都不懂,大人们说山后面有笔仙之后,我再也没有轻易靠近,只是偶然和小伙伴在山脚下玩一会,也从来都是在太阳下山之前就回家了。”

直到有一次,我和二狗、翠萍三人去那里玩的时候,直到很晚才决定回家。

二狗和翠萍胆子都比较小,也都知道村子里的传说,所以我们便超了近道。

路上,我们正走到山脚下的一个夹道时,竟然碰见了我隔壁家的二婶。

她身后跟着一个老女人,似乎也是村子里的婆娘。

她们二人鬼鬼祟祟的朝着山里面走了进去。

11

二狗眼神很好,一下子看到了二婶旁边的女人是自己的三奶奶,随即喊住了两人。

我开口问二婶:“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她支支吾吾不敢说话,我也不奇怪。

邻居家的二婶运气不好,嫁了一个丈夫喜欢家暴。

这几年里,二婶被打了很多次,性格也就变成了畏畏缩缩的样子。

看起来似乎神智都有些问题。

二狗的三奶奶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最重要的是,她还是村子里面有名的通灵之人。

所以,看到二婶不说话,她就主动告诉了我们。

“你要去见笔仙?”

我惊呆了。

可三奶奶却很激动,仿佛见到笔仙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但她也警告我们三个,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三奶奶很凶的样子,不容我们拒绝。

之后,我们就回到了家里。

直至一周之后,我才又一次见到二婶。

我很好奇,二婶和笔仙到底做了什么交易。

我可以确定的是,笔仙真的很灵。

二婶的丈夫变了,他不再家暴二婶,甚至还很听二婶的话。

每日出去打工挣钱,回来的时候都会将所有的钱交给二婶,自己一分不留。

二狗听说了之后很是好奇,带着我和翠萍等到二婶丈夫出去打工之后,偷偷的进去了二婶的家里。

“姚姚,你看你看那是什么?”

一进入堂屋,翠萍就叫了起来,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和二狗躲在了一个角落里。

12

不过,我还是顺着翠萍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二婶家堂屋正中央的凳子上面,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看样子,身形似乎和二婶的丈夫都很相像。

我心里很纳闷,如果这是二婶的丈夫,那么外出打工的到底是谁呢?

就在我们三人探头探脑的时候,突然翠萍又一次尖叫了起来。

原来在我们的身后,就是二婶家的窗户。

此时她已经站在了院子里面,正隔着窗户举着一把菜刀看着我们。

面无表情又阴森森的模样,彻底把最胆小的翠萍给吓坏了,窝在我的身后,就哭了起来。

“你们在我家干什么?”

二婶晃了晃手里的菜刀,有血!

一阵风吹过,堂屋的人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了一样!

死了?

天啊!

我瞬间炸了毛,伸手拽着翠萍和二狗就冲了出去。

可此时,我们并未想到,刚出门就撞到了二狗的三奶奶。

二狗还没来得及喊人,就发现三奶奶的不对劲。

此时,她手里拿着一个铁棍,正在四处张望,见到一个路口就跪下来磕头。

如今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腿脚上面都是血印。

13

“笔仙大人来了,笔仙大人来了!”

我们听着她的念叨觉得很是奇怪,笔仙大人,可这四周并没有什么笔仙大人啊?

“三奶奶?”

二狗上前,拍了拍三奶奶的肩膀,结果她一阵尖叫就躲开了,手里的铁棍也掉在了原地,扭头就跑了。

二狗拿起铁棍,仔细看了看,忽然他愣住了。

“姚姚,翠萍,这是笔仙大人,快来磕头!”

“二狗,你在说......”

翠萍躲在了我的身后,我才终于察觉出异样。

此时的二狗眼睛已经全黑,分不清楚眼珠子和眼白。

嘴角还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盯着眼前的我们。

他缓缓伸出拿着铁棍的手,递到了我们的眼前,“握住。”

我不敢,摇了摇头,可是我往身后一摸,翠萍不见了。

再转回来头,翠萍已经握住了铁棍。

此时,他们一同看着我,我呆住了......

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堂屋前,我看向一旁,几个村子里德高望重的爷爷都跪在堂屋里。

我太爷爷看到我醒来之后,特别激动。

“姚姚,你好好的,没事了,没事了。”

“翠萍,二狗呢?”

太爷爷愣住,我看向了一旁站着的母亲,她正在低头安慰一个妇人,我知道那就是翠萍的母亲。

14

逐渐的,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而翠萍的母亲带着通红的眼眶,证实了我的猜测。

“翠萍,她走了!”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太爷爷用手里的拐棍点了点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我转过头,经从狭小的视野里看到了隔壁二婶家已经挂满了白帆。

二婶和她丈夫的画像都被她的大儿子捧在手里,此时正抬着棺材往外面走去。

正巧经过我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也看向了我,眼神中满是......庆幸?

他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母亲斥责儿子的声音,是二狗的弟弟。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到了那个令我恐惧的铁棍。

此时,他将其扔进了火炉里。

我崩溃的捂住了耳朵,因为我听见了很多人的声音,他们都在说救我,救我!

有二婶,有三奶奶,有二狗和翠萍的。

他们都与笔仙大人做了交易,代价有的是丈夫,有的竟然是......我?

我回头看向了太爷爷,此时他点着拐杖笑眯眯的站在我的身边。

他的手依旧留在我的脑袋上面,温柔的对着我的耳边说:“没关系的姚姚,他们该死,笔仙大人答应了我,会护你一辈子。”

话罢,他便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

15

“从那之后,我们村子里面再也没有了笔仙大人,直至我准备上大学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几个婆娘从我身边进过,她们说在后山的树林里遇见了一个怪事。”

月圆之夜,树林深处,一个废弃的火炉会重新燃起火焰,献祭你最重要的东西,获得你渴望得到的。

“真的很灵啊!”

“那你有去尝试过吗?”

刘玲一双眼睛盯着老姚,可是老姚并没有看大家,只是默默的哭了起来。

“没事,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啊!”

璐子从小就是被爷爷养大的,对老姚很能感同身受。

不过,我很奇怪,老姚床底下的行李箱大学三年都未曾打开过。

里面究竟放了什么呢?

“韩警官,这就是第二个故事,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老姚是不是割腕自杀的那一个?”

他点了点头。

“好,第三个故事,是刘玲说的。”

在老姚还沉浸在过去的故事里时,刘玲已经按捺不住了。

她看着我们高兴的说:“我的笔仙肯定会吓得你们屁滚尿流!”

璐子不甘示弱,“好,你放马过来吧!”

16

“你们听说过借腹生子吗?”

我家还未曾搬迁的时候,住在老城区。

在老城区的中央,是一个红色的小庙,里面住着一个中年女人。

整日神神叨叨的,说自己可以通鬼神。

我们这些人不信,但有些迷信的老人就会十分相信。

甚至,为了让自己的儿媳妇怀上男胎,曾经多次都是找的这个女人。

我表姐就是其中一个。

那天,表姐的婆婆因为有事,预约了中年女人却没能陪着表姐去。

表姐心里害怕,便叫上了我一起,来到了庙里。

刚进门的时候,我就觉得庙里面不太对劲。

普通的庙宇里面供奉的神像,不是白黄,就是金铜。

可这一个神像竟然身穿一身红衣,一头黑色长发遮住脸,让人只能看到她的眼睛。

更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神像似乎肚子有些大,像是怀孕了......

我奇怪其中的门道,故意上前走了几步,想要伸手掀开红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声音。

“大胆!”

正当我好奇的时候,中年女人走了出来。

表姐见过一次,便赶紧拽着我藏到了身后,对着她说:“红姐,我妹妹胆小,您别吓着她!”

红姐,就是那个中年女人,我透过表姐的脖子看过去。

此时,红姐也在看着我,看我似乎只是好奇,便叹了一口气。

“行吧,以后别瞎看了!”

17

我赶紧点头,跟着表姐和红姐一同来到了一个偏房里。

表姐刚刚坐下,便迫不及待的问了红姐:“红姐,这一次我能怀男孩吗?”

红姐看着表姐说,“那可能要问一问了!”

表姐似乎很紧张,而我心中更是好奇。

这怀没怀孕不应该问医生吗?

问她能做什么?

可下一秒,红姐将桌子上面的红布掀开之后,我愣住了。

她们问的人,竟然是笔仙。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红姐让我坐在了一旁。

她对我叮嘱:“你一会儿就闭上眼睛,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睁开眼睛知道吗?”

我那时候还小,自然很害怕,就赶紧点了点头,连忙答应。

黑暗之中,我听到了红姐和表姐一同念起了咒语,只是一直都没能请来笔仙。

我也变得瞌睡起来,闭着眼睛更是催眠,不一会儿的功夫,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家里了。

表姐告诉我,我不小心睡着了,只能让我姐夫将我送了回来。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未曾见到表姐,只是听我妈说,她真的怀孕了,还是一个男胎。

我还在想,这红姐果真厉害,竟然说有就有了。

可等表姐怀孕到六月份,我去看她的时候,竟然觉得表姐怀的孩子似乎不对劲。

那天,我坐在表姐的家里,她去了厨房。

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出来,我等的有些无聊,便走了过去。

表姐一人站在厨房的案板面前,手里拿着一块生肉,正在用自己的牙齿撕咬。

我震惊了。

18

“姐,你干嘛呢?”

我努力将她手里的肉拽了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再看向人,表姐看到这一幕立即吐了出来。

可下一刻,她就捂住自己的肚子,痛苦的喊了起来。

“宝宝,妈妈错了,妈妈现在就吃,不会让你饿着的。”

说着,她就伸出手想要将那块生肉从垃圾桶里掏出来。

我本想阻止,可突然隐隐约约看见,表姐衣服下面的肚子上面,黑乎乎的一片。

再仔细看过去什么都不见了。

“妈妈现在就吃,......”

我吓得退后了几步,因为刚刚表姐并没有去那肉,而是拽住了我的腿。

慌乱之下,我太害怕了,就跑出了表姐的家。

等走了一段路之后,我试着回头看的时候,表姐正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

好像......和那个神像一样!

我回到家之后,便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妈,我妈听完之后脸刷的白了。

她推开我走到了卧室,手颤抖的打开了一个黄色的纸,上面写着一串号码。

后来,表姐被她的婆婆带到了我的家里,地下室不见光的地方,我看到了电话那头的人。

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太。

她看了一眼表姐,似乎就已经知道了因为什么,“她怀上的孩子不是她的,需要换回来。”

“什么意思?”

表姐的婆婆不懂,我妈也是一脸疑惑。

可我似乎明白了,这孩子究竟是谁的。

19

就在这时,那黑衣老太找到了我,让我站在了表姐的身边。

此时的表姐还在不停的念叨自己要吃东西。

神情空洞,满身冷汗,仿佛灵魂都在受着煎熬。

“闺女,你拽住你表姐的手,一会儿有个黑衣服的大人会带着你找到孩子,你记得抱紧孩子再回来,知道吗?”

我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便看见眼前的老太伸出了自己的手。

在自己身后拿出了一炷香点燃,插在了香炉里面。

待到香炉彻底点燃,她轻轻的在上面捧了一片烟雾就送到了我的面前。

来不及躲避,我就吸了进去,双眼一闭。

再次醒来,我突然吓得后退。

因为我的眼前站了一个黑衣服的女子。

她是谁?

我开口问,可她并不搭理我。

见我醒了,转身就走,速度不快不慢,似乎就在等我跟上去。

这时,我也想起了老太的嘱托,赶紧跟着一起走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见了很多声音。

有痛苦的尖叫,也有街上卖糖葫芦的声音,就是红庙之前的那个大爷。

再次细细观察,我和黑衣的“大人”已经到了红庙里面,站在了红衣神像之前。

下一刻,我就突然发现,神像的肚子很大,似乎里面就是有一个孩子,活的。

衣服动了!

20

黑衣“大人”指了指前面的肚子,似乎就在暗示我一般。

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人,便爬了上去,将红衣一把掀开。

网友七日约黑色玫瑰点评: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这本书写得不错。反映社会狗眼看人低大把人在。尊重别人,别人也会尊重你。

网友咖啡的味道点评:这本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是我看过众多小说中我觉得最好的,文笔很不错,情节很丰富,特别的好。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

    1他们都死了,竟然不是梦

    楠下| 青春校园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寝室里的人全死了。有躺在床上被被子捂死的,有挂在电扇上面的,有割腕自杀的,唯独我还活着。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庆幸,还好都是梦!可这一切,又真的是梦吗!

  • 2 九州帝王

    2九州帝王

    大肉丸| 都市生活

    三年前,楚云被妻子陷害,身负重伤,锒铛入狱。三年后,楚云已是九州帝王,无敌归来!“那些杀不死我的,终将被我踏为枯骨!”

  • 3 新月通房

    3新月通房

    佚名| 古代言情

    我来自2024,失忆后却成了太子的通房丫头。他大婚时,我被诊出喜脉。太子妃不高兴,他便亲手灌我喝下堕子汤。他说:「孤的孩子,还轮不到你生。]太子妃笑我:「你一个贱婢,拿什么和我争?」

  • 4 你听得见

    4你听得见

    佚名| 青春校园

    2022.6.16“第八号台风‘狮子山’将于9月5日以热带风暴级在文昌、琼海到万宁一带沿海登陆,目前我市距其56公里,台风至夜间进入北部湾,预计今明两日将有阵雨到暴雨……”“啪”地一声,林微夏把收音机给关了,继而把过烫的粥端到餐桌上,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耳尖,然后拉开一张凳子坐下。清粥冒着热气,中年女...

  • 5 沈姐不好惹

    5沈姐不好惹

    小羊羔| 短篇言情

    大年三十晚上,婆婆赶我我和女儿去厨房吃馒头。「这是做儿媳妇的规矩,这么大人怎么一点不懂事。」我笑着问潘文「真的吗?」「媳妇儿,听咱妈的,女人不上桌,别让大家难办。」我直接把桌子掀了。「难办?那就别办了。」

  • 6 末代太监

    6末代太监

    故事档案局| 官场职场

    "太监,又称阉人,是封建王朝的极端产物,一直以来像异类般存在于历史长河中。人们对这个群体或耻笑、或谩骂、或悲愤,唯独没有尊重感,还总带有强烈的窥私欲。本文将还原清末中国最后一个太监的人生片段,从他悲剧的一生中,窥探这个庞大群体的与众不同之处。"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