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宴顾倾颜》顾倾颜封宴大结局精彩阅读

封宴顾倾颜

更新时间:

时逢二月,寒风仍如刀锋一般,刮得人脸皮生痛。一大早顾倾颜就站在了当铺门口,握着手里的珠钗,反复抚挲着。她父亲是个五品官,半年前受到景王谋反一事的牵连,被处了极刑。抄家后,嫡姐跟着未婚夫跑了,嫡母用一根白绫自挂于房梁上,偌大的顾家只剩下顾倾颜,三姨娘,还有两个妹妹,四人窝在城西一个破屋里艰难度日。前几...

《封宴顾倾颜》精彩内容

主角叫顾倾颜封宴的书名叫《封宴顾倾颜》,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时逢二月,寒风仍如刀锋一般,刮得人脸皮生痛。一大早顾倾颜就站在了当铺门口,握着手里的珠钗,反复抚挲着。她父亲是个五品官,半年前受到景王谋反一事的牵连,被处了极刑。抄家后,嫡姐跟着未婚夫跑了,嫡母用一根白绫自挂于房梁上,偌大的顾家只剩下顾倾颜,三姨娘,还有两个妹妹,四人窝在城西一个破屋里艰难度日。前几......

“你们怎么来了?”她紧张地问道。

“玉娘的爹娘想见见你。”两个婆子欲言又止地对视一眼,扭头看向了身后。

顾倾颜看过去,只见一对夫妇站在暗处,正朝她这边张望。

还有什么好见的?

顾倾颜思忖片刻,还是走了过去。

“姑娘,你救救我们吧。”夫妇两个扑通一声跪下,哭了起来。

“快起来。”顾倾颜吓了一大跳,赶紧扶起了二人。

“玉娘她跑了。”夫妇两个抹着眼泪,哭诉道:“银子已经替她兄长还了赌债,实在拿不回去。姑娘你再替玉娘几天,待她回来,马上就和姑娘换回来。”

说好只一次,她们怎么还来!

“我不去。”顾倾颜脸皮涨得通红,挣开那妇人的手转身就走。

“姑娘,如今人丢了,贵人追究起来,还是能查到你这儿,你脱不了干系。”玉娘爹一把揪住她的袖子,急声道。

顾倾颜脑子里闪过封宴的脸,停下了脚步。封宴势大,海公公见了他都得跪下。他在宅子里藏个小通房一定有他的原因,若坏了他的事,保不准她和玉娘一家人全都没命。

“莫说这位主子了,海公公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们母女四个也得要活路不是?”妇人拉起她的手,急切地劝她:“姑娘不如暂时委屈几日,多攒点银子离开这是非之地。这样,我再加五十两,如何?”

顾倾颜慢慢转身看向了夫妇二人。

真是每一句话都狠狠戳进她的心里。

“姑娘就帮帮我们吧!好人有好报。”妇人扑通一声跪下了。

“对对,只要姑娘愿意,我向你保证,到时候我们想办法送你们母女离开京城。”男人也跪下了,砰砰地磕头。

看着夫妇二人,顾倾颜一时间心乱如麻。

“姐姐!娘……娘……”突然,二妹妹的号啕声传了出来。

顾倾颜心脏猛地一抽,转身就跑了回去。

姨娘倒在院子里那株梅花树下,已经气绝。

“娘这些天都不吃药,她说不拖累姐姐。”二妹妹搂着三妹,哭诉道。

“跪下,给你们娘磕头。”顾倾颜的眼泪像是被这寒风给冻住了,在眼眶里涨得生痛,就是落不下来。

两个小妹妹跪下来,重重地给姨娘嗑了三个响头,一时间,大的小的抱头哭成一团。

“这、这可如何是好……”那对夫妇也看红了眼眶,后面的话也不好意思再说出来。

“快,快快点回去,主子快到了。”这时外面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了一个婆子,正是昨晚在别院里接应她的那个!

玉娘爹娘双腿一软,双双跌坐在了地上。

突然,玉娘爹回过神来,急声说道:“姑娘,你要料理发丧,只怕海公公都不让你买到棺木,不如你交给我去办,保证办妥帖,让许姨娘入土为安。”

他说得是事实。

海公公若知道姨娘没了,定不会让她买到棺材。难不成她要用破草席子卷着姨娘葬了吗?当初她生母下葬后,姨娘夜夜搂着她,哄着她,她才熬过那段惶恐不安的日子。她不能让姨娘死了连口棺材也没有。

顾倾颜冷静了一会,哑声说道:“棺木置办好一点。两个妹妹,你们先接回去照顾。”

夫妇两个赶紧点头:“你放心,全交给我们。等找回玉娘,马上就让你们换回来,此事烂在肚里,哪怕肠穿肚烂了,也绝不让外人知晓。”

顾倾颜看向躺在地上的姨娘,缓缓跪下。

此生不求富贵,只求家人团圆、日子顺遂,怎么就这么难呢。

……

两个时辰后,顾倾颜推开了房门。

封宴早就到了,正坐在桌前用锦布擦拭长剑,听到动静,抬眸扫了过来。

他的眼睛一到晚上就会变得模糊,看不清东西。视线中,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就这一眼,让他想到了一句诗:桂华流瓦,纤云散,耿耿素娥欲下。

“主子。”顾倾颜跪下行礼。婆子帮她撒了谎,说她回去取东西了,所以封宴看上去没生气。

封宴放下锦布,把长剑递过来:“挂好。”

顾倾颜连忙起身,上前去捧住了长剑。这剑很沉,压得她本就酸软的胳膊往下坠了坠,差一点落下。

“挂在哪里?”她往四周看了看,小声问道。

“看着挂。”封宴盯着她,眉头微拧。

顾倾颜有一把好嗓子,柔顺细腻,像春日里一盏桂花酒,让人耳朵生醉。

昨晚他要弄有些疯,倒没注意到她的声音这么动听。

顾倾颜寻了一处,把剑挂好,低眉敛目地回到他面前。

“每隔七日我会来一回,你只需安份住在这里即可。”封宴沉声道。

“是。”顾倾颜乖顺地点头。

封宴站起来,解开腰带,随手放到桌上,一边解开外袍,一边往榻前走。

顾倾颜看着他这动作,马上想到了昨晚的疯狂,吓得脸都白了。而且姨娘刚过世,她也没这心思去承欢他身下。

她跪下去,颤声道:“奴婢身上还疼,晚几天再服侍主子。”

封宴回头看她,她跪在一团暖暖的光线中,像只委屈的小兽,让他情不自禁想把她捞过来狠狠揉上几把。薄软的嘴角抿了抿,收回视线,淡声道:“你睡窗边。”

窗边有个贵妃榻,他偶尔会歪在上面看书。

顾倾颜松了口气,起身过去替他解开衣袍,换了轻便的绸衣,又蹲到榻前给他脱靴子。

全程她都低着头,没朝他看一眼。

封宴心里突然感觉有些不爽,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她抬起脸来。

“看着我。”他沉声道。

顾倾颜乖乖地抬起了眸子。

隔得这么近,封宴还是看不清她的模样,眼前的她似是被白雾笼着,一点也不真切。可这手指尖的触感和昨晚一样,勾得他心痒。

“很痛?”他在她脸上抚挲一会,哑声问。

顾倾颜鼻尖泛酸,他这是……不想放过她么?

“嬷嬷没给你药?”他又问。

顾倾颜正犹豫要怎么回话时,他朝着外面扬声道:“来人,拿药膏。”

顿了顿,他又道:“我给你上药。”

网友巴黎上的黎明点评:封宴顾倾颜这本小说内容很丰富让人拓展了视野。

网友深海画蓝ξ点评:封宴顾倾颜挺不错的,至少人性写的非常真实。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封宴顾倾颜

    1封宴顾倾颜

    佚名| 古代言情

    时逢二月,寒风仍如刀锋一般,刮得人脸皮生痛。一大早顾倾颜就站在了当铺门口,握着手里的珠钗,反复抚挲着。她父亲是个五品官,半年前受到景王谋反一事的牵连,被处了极刑。抄家后,嫡姐跟着未婚夫跑了,嫡母用一根白绫自挂于房梁上,偌大的顾家只剩下顾倾颜,三姨娘,还有两个妹妹,四人窝在城西一个破屋里艰难度日。前几...

  • 2 江云娆裴琰

    2江云娆裴琰

    佚名| 现代言情

    她的压力都来自于主位上的男人,裴琰。三年没见,他跟她记忆没什么变化。她离开这三年,关于他的事,听的并不多,唯一一次还是墨施跟她提起的。说是她出国没多久后,裴琰便在家族安排下定了一桩亲事,这个圈子里的婚姻大部分都是跟商业联姻挂钩的,就连裴琰也不例外。...

  • 3 时海玥霍景川

    3时海玥霍景川

    佚名| 现代言情

    我那一生热爱西北的导演父亲时绪峰,将生命永远留在了藏区。我要去把他的遗体带回家,更要完成他没能拍出的纪录片。霍景川说要陪我一起去接我爸,却又为了他的白月光,屡次将我半路丢下。绝望之际,是一位穿着藏袍的陌生青年,将我拉上马背、帮我为父亲完成“***”,还成了我镜头下的男主角。后来,霍景川却红着眼来求我...

  • 4 我爱的,是你的心脏

    4我爱的,是你的心脏

    是沫沫酱啊| 现代言情

    外人面前,我是高冷美艳的金牌经纪人。但在陆远洲面前,我就是个低三下四的舔狗。我心甘情愿做了他五年的地下恋人,他却在外面不断沾花惹草。直到另一个女人登堂入室,我果断选择放弃陆远洲。后来他红着眼眶,问我还爱不爱他。我只冷漠的看着他,「其实我从未爱过你。」因为我爱的,是他的心脏。

  • 5 这次我不想带球跑

    5这次我不想带球跑

    榴莲派艺术家| 现代言情

    “什么?你怀孕了?”会所幽暗的灯光下,我看不清韩钦之的脸。好在我来得早,他的狐朋狗友还没来,只有他一人。韩钦之迈着长腿走到我面前,我仰头,这才看清了他的表情。

  • 6 舒清意陆言安

    6舒清意陆言安

    佚名| 古代言情

    我叫陆盼,名字是阿娘娶的。她说,盼望着阿爹能喜欢她,只有阿爹喜欢她,她才能活下来。“轰隆隆!”一阵春雷划破夜空,我忽然被惊醒:“阿娘,盼儿怕!”我最怕打雷了,下意识抱向枕头另一边,却摸了一片冰冷。“阿爹又半夜把阿娘抱走了吗?”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