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苓傅易淮》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徐苓傅易淮小说阅读

徐苓傅易淮

更新时间:

一九七四年。前锋村东面的卫生所。远远望去,黄泥胚砌的平房,三间并排在一起,外墙用红色油漆刷着主席语录:不惧困难,奋勇前进。

《徐苓傅易淮》精彩内容

小说主人公是徐苓傅易淮的小说叫做《徐苓傅易淮》,本小说的作者是林俞写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九七四年。前锋村东面的卫生所。远远望去,黄泥胚砌的平房,三间并排在一起,外墙用红色油漆刷着主席语录:不惧困难,奋勇前进。...

林俞被列车员带去了值班休息室。

列车员把她扶到床上:“同志,别害怕,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就在门口守着你,还有小半天才到首都。”

“谢谢。”林俞意识已经恢复不少,只是身体还是没什么力气。

她也没敢真的睡过去,只是躺在床上休息。

脑子里回想起刚才在洗手间那一幕,羞得想原地失忆,她是真没想到眼镜男居然给她下那种药,更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陌生男人做出那种事。

活像一个饥渴的女流氓。

还好等她恢复理智的时候,冰山男已经不在了。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救命恩人。

林俞出事是在车尾车厢。

梁威坐在车头车厢,事情传过来的时候,他惊出一后背的汗,赶紧去找列车员打听。

列车员见他穿着军装,才放心地领她去了值班休息室。

“梁营长!”

看到梁威,林俞从床上坐起来。

梁威从头到脚打量她一遍,神色紧张又后怕:“小林同志,你没事儿吧?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

林俞摇头:“我没事梁营长,不用担心。”

梁威松了口气,把手里的盒饭递过去:“快吃点东西,你就在这里休息,我跟小叶同志说一声就过来守着你。”

不等拒绝,梁威已经匆匆离开。

林俞正好也饿了,看了眼桌上的盒饭,打开吃起来。

没一会儿,梁威就带着叶巧过来了。

在列车员的帮助下,三个人还是换到了同一个车厢。

接下来的路程很顺当,再没出什么幺蛾子。

另一边。

铁路公安局。

经过审讯,眼镜男他们确实是一伙长期流窜在火车上的拐卖妇女团伙。

漂亮女同志卖的价格高,是他们首选目标。

物色好目标后,他们先打着文工团招聘的旗号吸引女同志,等对方上钩,再中途找个要体检或者面试的借口把对方骗下车,用药迷晕,卖给下家。

如果对方在车上没上钩,他们就会用今天对林俞一样的手段,伪装成夫妻吵架,一个演婆婆,一个演小姑子,让女方百口莫辩,趁机弄下车。

季靖野和孙长征从铁路公安局出来。

刚才那趟火车早就开走,附近不远就是飞行队的驻地,两人干脆搭乘驻队的训练机回了首都,比林俞她们还提前了半天到达。

回到基地。

季靖野才知道所谓的紧急任务,就是让他赶紧去**医院做全身检查。

检查完身体,季靖野回宿舍认真写起了这次秘密试飞任务的总结报告。

正埋头唰唰写着,宿舍门响了。

“靖野。忙着呢?”张政委一身绿军装,双手背在身后,走了进来。

“嗯,在写报告”,季靖野放下笔,站起来拉开身边的椅子,“您坐。”

张政委顺势坐下,往书桌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了然,“报告的事不着急,给你批一周的假,你回家好好休息,等休完假再交报告不迟。”

就知道这小子上进,刚回部队就马上投入到工作中。

聪明还勤奋,这样的人不拔尖谁拔尖?

张政委收起内心感叹,继续道:“我听说你家收养的两个妹妹要回空军大院了,趁休假,你也回去见一见。”

大院都知道,季首长收养了两个老战友的女儿。

说到这事,季靖野就不自觉想到在卫生所听见林家母女的对话。

眸中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暗光。

反正他是绝不会给对方打他主意的机会。

可让他若无其事地跟那位假妹妹林俞相处,他也做不到。

他这个人一向爱憎分明,对着不喜欢的人,一张脸能把人冻死,装都不会装。

索性以后就尽量少回家,避免跟那个女人见面,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打定主意,季靖野态度坚决:“政委,我身体没问题,可以马上投入训练,休假就不用了,假期攒着吧,以后再休也一样。”

张政委对他的性子多少摸到一点,他说什么,肯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行吧,你决定好就行。对了,

月底队里跟空政文工团那边要举办联谊会,你必须参加啊,你都二十五了,个人问题不允许再拖。”

丢下话,张政委赶紧背着手走了,生怕听到拒绝的话。

联谊会……季靖野不知怎么就想到在火车上救下的那个女人。

扑进他怀里喊他老公。

还大胆地吻他。

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季靖野收回思绪,继续专注写报告。

快写完的时候,话务室的接线员又过来敲门:“季队,有您的电话。”

“谢谢,我马上过来。”

季靖野把笔记本放进抽屉锁好,长腿一迈,直接去了话务室。

“我是季靖野。”

季靖野站得笔直,抬手拿起桌上的听筒,又冷又硬的声音,跟他的人一样。

电话那头,季耀早就对他的声音习以为常:“哥,咱俩多了两个妹妹的事,你没忘吧?爸妈都说要提早回家,等着迎接两妹妹呢。你什么时候回来?”

季靖野语调不变:“我这周和接下来都有训练任务走不开,就不回去了。”

季耀:“啊,你不回来啊?妈还说一家人吃顿饭呢。那你要是不回家,是不是得给两妹妹准备点什么见面礼?我反正打算买两盒雅霜,说是女同志们都爱用这个,到时候一个妹妹送一盒。”

基本为人处世的道理,季靖野还是明白。

思考了两秒,他道:“礼物我也准备了,你帮我拿给她们吧。在我房间书桌下面的第三层抽屉里,钢笔送给叶巧,书就给另一位。”

钢笔是他之前去苏联训练的时候,组织发的纪念品,他在国内就经常获表彰,钢笔作为常见的奖品,没有五支也有十支了,所以那次回国后就随手搁在书桌抽屉里,没打开过。

至于书,送给那位心术不正的妹妹正好。

“那行大哥,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没有我就挂了。”听到大哥有准备礼物,季耀也放心了。

基地的电话都是公开的,谁打过来说了什么,总机的接线员一清二楚。

季靖野不方便说太详细,只能提点弟弟一句:“季耀,你现在也满十八了,男女同志之间相处的分寸要把握好,凡事长点脑子,别被人利用了。”

“挂了。”季靖野撂了电话。

季家。

季耀一头雾水地放下电话。

半天也没回味过来自家大哥最后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直守在电话旁的季母秦兰见儿子若有所思,询问:“怎么样,你大哥回来吗?”

季耀摇头:“大哥还有训练任务,说不回来了。不过他有给两位妹妹准备礼物。”

“也行,那你就帮你大哥转交吧。”

秦兰对大儿子一切以工作为重的想法没意见,毕竟丈夫季振国也是这种性格。

不过对儿子没意见不代表对丈夫也一样。

这两天,两干女儿都要上门了,季振国还在**开会,把家里一堆事丢给她。

她医院工作还忙呢,凭什么家里的事只有她操心?

“我回来了。”

秦兰心里正抱怨,楼下传来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是季振国。

秦兰收起思绪,从楼上走下来。

季振国抬眸看她:“都收拾好了?”

丈夫能及时赶回来,秦兰心里多少舒服了点:“我把二楼走廊靠里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回头等两孩子到了,再看还缺点什么,一并置办了。”

季振国点头:“也好,这几天辛苦你了。”

秦兰往沙发一坐,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忍不住抱怨:“你收养叶巧我没意见,那孩子父母双亡,爷爷奶奶也去世了,无依无靠的确实可怜。但林俞不是还有亲妈和继父,来我们家算怎么回事?”

茶几上摆着张婶刚泡好的热茶。

季振国挨着妻子坐下,瞥了她一眼,随手端起茶杯吹了吹:“你不是一直想要女儿,嫌那两小子从小太皮,现在一下有两个女儿了不正好吗?”

秦兰不服气地转过身,瞪着丈夫:“那一个也够了,你非得一下给我认回两个,你名声倒是成全了,累的可是我。”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林俞妈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让林俞来咱们空院攀高枝吗?还扯什么太漂亮了乡下没人护得住,我就看看能有多漂亮!”

不是她秦兰瞎说,文工团大把漂亮女同志,林俞一个乡下丫头,在大院根本没什么竞争力,想攀高枝都排不上号!

季振国知道妻子一向刀子嘴豆腐心,没把她话往心里去:“好了好了,消消气,林俞爸是我手下的兵,为国家牺牲,那我这个当领导的是得多照顾照顾。”

两人说着话,便听楼下院子有汽车引擎声。

梁威接人回来了。

网友夏末的晨曦点评:徐苓傅易淮真的是超级棒的一本连载书,全文关系紧凑,逻辑很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对故事的发展造成或深或浅的影响,真心佩服作者,真心喜欢这本好书,而且全文语言也很幽默,给人的很轻松。可惜看的人不是特别多,所以在这里强烈推荐徐苓傅易淮,希望作者林俞大大接下来越写越给力啦!

网友红色枫叶点评:徐苓傅易淮写得很不错,林俞,继续写下去吧,加油!当然,也要注意身体哦!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徐苓傅易淮

    1徐苓傅易淮

    林俞| 短篇言情

    一九七四年。前锋村东面的卫生所。远远望去,黄泥胚砌的平房,三间并排在一起,外墙用红色油漆刷着主席语录:不惧困难,奋勇前进。

  • 2 傅宸枫苏念婉

    2傅宸枫苏念婉

    苏念婉| 豪门总裁

    “这是……”楚河此时才看见苏念婉,面色变了变,还是介绍道:“江姐你来得正好,这位夏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夏柔柔小姐,梦虹工作室的代表。”

  • 3 谢千意谢时禹

    3谢千意谢时禹

    谢千意| 现代言情

    这一句话,竟像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了谢千意的脖子。她的嘴巴张张合合,只能吐出一句。“我没有……”

  • 4 淋雨小狗和它的伞

    4淋雨小狗和它的伞

    佚名| 短篇言情

    照顾10年的瞎子男朋友复明了。我妹妹冒充我跟他谈起了恋爱。男朋友来我家,妹妹却联合爸妈把我锁在衣柜里。我透过缝隙看着两人渐渐地亲在一起,嘴角却渐渐勾起。她还不知道吧,这个瞎子是东南亚背着数条人命的疯批。后来她被关在阴暗的地下室,被人废了一双腿,求着我换回来。我平静地看着她,「这个地下室我待了10年,...

  • 5 徐南絮傅瑾

    5徐南絮傅瑾

    傅瑾| 现代言情

    “星星,等等妈妈。”时间到了。工作人员上前拉开了徐南絮,掀开白布,露出了星星的样子。已经八岁了,却还是瘦瘦小小的,根根分明的肋骨下端凹陷了一块。盯着凹陷,徐南絮的泪又漫了上来。

  • 6 姜依蓝路灼

    6姜依蓝路灼

    姜依蓝| 现代言情

    按照规定,火葬场是不允许亲人观看火化的。姜依蓝花了钱,扶着冰冷的铁架床走进了焚化室。空气中有灼烧感,还有阳光下飞扬的灰。或许是骨灰。很快,她的宝贝也会变成这样。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