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沈翎秦铮小说阅读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更新时间:

【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精彩内容

主人公叫沈翎秦铮的小说是《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容融雪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沈翎找出一条深色裙子,又用布巾包着头和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敲门声响起,她打开门,在秦铮进来后又迅速关门,片刻后吹了灯。

一双盯着他们的苍老眼眸,又过许久才收回视线。

没有商量,秦铮推开窗户,沈翎上前,被一双大手揽住肩膀,纵身一跃。

夜风拂面,两人稳稳落地。

秦铮松手,与沈翎一起快步穿过客栈后巷。他加快速度,她依旧跟得上。

半个时辰后,两人抵达山下高墙边,找到姚滢逃出的位置,已被修补好了。

秦铮再次揽住沈翎,轻松越过院墙,踏足慈心院。

四下安静得不可思议。

虽是深夜,但沈翎想到姚滢说过慈心院夜晚总有病人哭嚎,顿觉不对劲。

姚滢所说慈心院严密的守卫,也一个都不见。

院中一排十多个小房间,低矮简陋,是病人居所,此刻门窗紧闭。

秦铮打开一个房间,白影轻轻摇晃,房梁上吊着一个耄耋老人。

第二个房间亦然。

第三个,第四个……

沈翎越看越心惊,脚步也愈发沉重。

姚滢所知慈心院的病人,悉数遇害,皆是被吊死。

守卫住处空荡荡的。

到孙良房门外,秦铮推门,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宽敞奢华的大房间,家具无一不名贵。

孙良躺在房中央桌子上,脑袋和四肢下垂,手腕脚腕各被割出一道血口子,桌布上留下四道即将干涸的血线,像四条溪流,在地面交汇成血河……

他被秦铮所伤,掌心包着纱布,白色纱布被浸透成红褐色的血块。

沈翎小心避开地上血迹,走近查看,就见孙良双目圆睁,整个人像是风干了一样,十分可怖。

“他是被活活放干血而死。”

这种人,死得太轻易是便宜他,清醒着感受血一点一滴流干,痛苦至极。

只可惜,沈翎答应帮姚滢手刃孙良,没机会了。

孙良房中没找到任何药物。

两人又搜查整个慈心院,一根药材、一个药瓶都不见。有一整个房间的药柜,全是空的。

也不见孙良身边那个武功不弱的仆从。

“除了尸体,什么都没了。”沈翎满心失望。

来之前,以为今夜就能查到慈心院的秘密。

但慈心院的水超出想象的深。她怀疑孙良身边老者才是西岭县慈心院真正的掌事者。无事时,那人保护孙良,纵容孙良欺辱姚滢,帮助孙良去抓沈翎。但在孙良得罪秦铮后,那人选择灭孙良的口,清理掉一切可疑痕迹,以免慈心院的秘密暴露出去。

“早知道……”沈翎在想雨夜就不该放孙良离开。

“没用。”秦铮摇头。他们会选择自我了断。

沈翎不禁又想到她父母和叔父的死。他们就是因为窥见盛京慈心院的秘密才被灭口的吧……

“你……”

“我此前多年在外打仗,并未留意过慈心院。”

两人同时开口,沈翎还未问,秦铮就猜到她所想。

沈翎深深叹气,“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

幕后之人竟能因为孙良得罪秦铮便灭了他的口,直接让西岭县慈心院彻底消失,可见谨慎到极点。

也难怪慈心院存世多年,高墙内的消息始终没有传出去过。

姚滢能活着,没被试药,且能逃出,简直是个奇迹,也跟她本身个性坚强又有强烈复仇心理有关,再加上医官孙良是个色鬼。

但进慈心院的其他病人,几乎不可能有逃出生天的机会。他们大部分是被最亲之人放弃,不管真疯假疯,被当做试药工具后,也都成了行尸走肉。

两人离开慈心院回客栈的路上,一致决定直接去盛京,不再调查途中所经别处的慈心院。因为结果会跟西岭县的慈心院一样,得不到线索,只见到死人。

最大的秘密,一定在盛京慈心院。幕后之人也大概率在盛京。

两人沿原路回到客栈。

沈翎正要点灯,被秦铮制止。

她瞬间会意,“有人盯着?”

“嗯。”秦铮来找沈翎时有所察觉,当时以为是杀手或因流言好奇的路人。

如今想来,大抵是慈心院的人。

为免引起怀疑,秦铮天亮之前不能离开沈翎房间。

他在桌边坐下,背对床,“你去睡吧。”

“多谢秦将军。”沈翎也没客气,简单收拾后就躺下了。

虽然初次见面并不愉快,但决定合作之后,沈翎认为秦铮这人很不错。看似冷漠,其实行事有原则讲道理。两人之间颇有些理性人的默契。

……

沈翎苏醒时,已天光大亮。

邹衍从外面买回早饭,摆在她房中。

穆屾一见沈翎,惊艳不已,“舅母今日好漂亮!”

为了做戏,她特意打扮过,身着浅紫色纱裙,化了淡妆,原本清丽的面容更多几分明媚,碧青的一双妙目顾盼流转,楚楚动人。

邹衍愣了一瞬,倒忍不住吐槽,“你如此才貌,当初怎么看上林修远那厮的?”

沈翎淡定道,“那会儿瞎了。”

“大家应该相信我舅舅对舅母一见钟情嘛!”穆屾认为沈翎的美貌和气质非常具有说服力。

沈翎幽幽道,“大家只会认为我**秦将军上位,我这妖精真该死啊!阿铮你说呢?”

秦铮面无表情,“我就喜欢你这妖精。谁不满意,就去死。”

穆屾哈哈笑道,“我看舅舅和舅母你们分明是乐在其中!”

自从认识沈翎,穆屾时常感觉她身上有一种平静的疯感,现在这种感觉也出现在秦铮身上。他高冷的舅舅一下子可爱好多!

邹衍嘴角抽搐,“你们俩真是……”

有病!

不过邹衍也觉得,素来冷心冷情的徒弟,这两日突然有了点别样的生气,虽然不明显。

“昨晚舅舅和舅母的约会怎么样?”穆屾好奇问。

“死气沉沉。”沈翎答。字面意思。

穆屾误会了,“舅舅你不要总是不说话啦!舅母都嫌弃你沉闷了!”

“累。”秦铮言简意赅。他从小就不爱说话。

外面脚步声杂乱,随之有人敲门,“县衙办案!”

门开,县令曹淮矮胖的身躯出现在视线中。

秦铮和沈翎并肩出现,强势的美貌冲击让看到他们的人都呆住了。

“曹大人有何贵干?”沈翎开口。

曹淮回神,正色行礼,“下官见过秦将军!”然后顿了顿,沉声道,“昨夜慈心院医官孙大人被人杀害,院中十几个病人也都遇害了。本官一早接到举报,说沈姑娘跟孙大人起过冲突,扬言要杀了孙大人。因此前来请沈姑娘到县衙走一趟,协助调查。”

孙良不是寻常百姓,他是朝廷派来的医官,曹淮都得敬着。见到慈心院惨状,曹淮只觉乌纱不保,脖颈发凉。

接到举报,曹县令并不信是沈翎杀人,但……众所周知沈翎如今成为秦铮的女人,秦铮才是那个有能耐且有动机的嫌疑人。

但他的身份,曹淮哪敢造次?

“孙良死了?”秦铮蹙眉,“怎么死的?”

曹淮叹气道,“孙大人被放干血而亡,死状十分凄惨。”

“我是想杀了他。”秦铮语出惊人,“他前夜意图染指我的女人,我当时伤了他手掌。”

曹淮人都裂开了。西岭县自从林修远中状元之后,祸事不断。他一个地方小官,慈心院的事向来不准过问,孙良的死倒成了他的责任,真是晦气!秦铮这尊大佛能不能别说话?他就算承认杀了孙良,小小县令也不敢抓他啊!

却听秦铮话锋一转,“我若杀孙良,定会先切掉他命根子,再砍下他差点碰到翎儿的手,而后挖去他恶心到翎儿的眼睛。”

众人倒仰!

这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吗?这是中了**的恋爱脑吧!沈翎到底有何能耐,把秦铮迷得神魂颠倒,跟疯了一样,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所以,人不是我杀的。”秦铮总结。又当众把手轻轻放在沈翎肩上,举止十分亲密,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的女人一样。

“所以……”曹淮脑壳疼。所以什么所以?他之前认为流言过于离谱,现在觉得沈翎和秦铮二人疑似是真疯了!

房中穆屾憋笑憋得很难受,邹衍无语得白眼翻出天际,都要以为秦铮被人夺舍了。

沈翎笑意清浅,“曹大人听到了,不是阿铮杀的。本来我希望他帮我教训那个色鬼孙大人,居然没了机会,真是好生遗憾。稍后阿铮就要带我去京城,若能亲眼看到孙大人死状,定能让我一路都有好心情。不知现在方不方便去看?”

曹淮:……他收回先前说沈翎是个好姑娘,错都在林修远的话。

疯了!全都疯了!他也要疯了!

“别看了,那么丑。看我就好。”秦铮望着沈翎。

外人视角:好霸道!好深情!好缠绵!

沈翎视角:眼睛真好看,美丽冻人。

曹淮:我一定是他们秀恩爱play的一环!到底有没有人把县令当个官啊!

“曹大人,举报人在哪里?”秦铮问。

曹淮摇头,“举报人不见了。”

“那本将知道谁是凶手了。”秦铮淡淡道。

曹淮精神大震,“请秦将军明言!”

四周竖起的耳朵越来越多,穆屾也好奇地跑到门边,想听听凶手是谁。

天光郎朗,众目睽睽。

秦铮高声道,“真凶,就是林修远。”

曹淮:……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吃瓜群众:狗血大瓜再次升级!

穆屾:他再憋下去会内伤的,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沈翎严肃道,“就是林修远那个**!他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中了状元就攀高枝让我下堂,还利用林叡无意中捡来的玉佩污蔑我偷人。没想到玉佩的主人找到了我……”说着她柔柔望向秦铮,“阿铮和我,都对彼此一见钟情。”

曹淮:……倒也不必见缝插针秀恩爱。

吃瓜群众:真的假的?这么说他们还是林修远牵的线?

“林修远不肯放过我,派人监视我,他得知我跟阿铮在一起,怕不是被气疯了。”沈翎幽幽叹气。

这一点,曹淮及众人都表示认同。林修远不要的女人,摇身一变即将成为将军夫人,他被气死也正常。

“众所周知,林修远素来小肚鸡肠。他嫉妒阿铮,根本比不过,又恨我离了他没有过得凄惨,便设下毒计,买凶杀害孙良以及慈心院十多位病人,栽赃陷害我们。”沈翎望着曹淮,神色郑重,“我在此实名举报慈心院惨案的真凶是林修远,请曹大人去找他协助查案吧!”

曹淮:……他干脆去死好了!

秦铮神色淡淡,“曹大人公务繁忙,不能贸然离开西岭县。若信得过本将,便将慈心院的案子写成公文,交由本将代为查办。待去到盛京,本将自会禀明皇上,再好好审问疑犯林修远。”

曹淮如蒙大赦,眼睛一下子又有了光,“本官自然相信秦将军!此事秦将军愿意帮忙,那是再稳妥不过!本官这就回去将公文和证据都拿来交由秦将军!多谢秦将军!”

话落生怕秦铮反悔,带着人忙不迭跑了。

慈心院的案子就是个烫手山芋,曹淮愁得要死。没想到秦铮主动要负责,简直求之不得。

不管秦铮是真怀疑林修远,还是公报私仇,曹淮都无所谓。慈心院的事他从来不了解也管不了。

如此,曹淮虽然经受一番心理折磨,但最终对秦铮和沈翎感恩戴德,毕恭毕敬送来慈心院案件的一切线索和证据,又亲自带人送秦铮和沈翎的车马出西岭县,直到再也看不见,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严师爷也庆幸道,“慈心院的案子秦将军能主动接去真是太好了。”

曹淮仰头,眯眼望着太阳,感叹道,“不得不说,沈翎和秦将军,真是……疯得很般配。”

网友落櫻紛飛点评: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这本书写出来于平淡中育真情,现实中寄无奈,无需激烈的冲突,人物便融入生活,虽青涩却让人感怀,从而追忆生活中那些流逝的小美好

网友我用蜡笔画你梦中婚礼点评: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这本书我只想说一句话,太好看了!!!没有太浮夸的内容,也没有其他穿越架空文的死板套路,语言幽默,很有代入感,剧情不浮夸,让人看了很有继续看下去的欲望。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1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容融雪| 穿越架空

    【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 2 神豪返现系统

    2神豪返现系统

    佚名| 都市生活

    前脚刚跟男友分手,后脚我就被神豪返现系统绑定。绑定就绑定吧,可为何全世界都能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一时间,我成了稀世珍宝,无数豪门大佬政府机构纷至沓来,提分手的男友也后悔了。面对众人的哄抢,我索性将金手指直接上交国家。不就是花钱返现吗?买,先把苹果帝国买了。糟糕,一不小心把整个米国都买了下来。各国得知消...

  • 3 温柔鬼面

    3温柔鬼面

    佚名| 古代言情

    据说要和姐姐成亲的男人长得很丑。蛮夷之人,身姿魁梧,右脸还有道拇指长的疤。姐姐不愿嫁,把我塞上了红轿。后来夫君称帝,将我宠上了天。姐姐又后悔了,让我将她的夫君还回去……

  • 4 我的清冷学霸青梅喜欢上了一个混混

    4我的清冷学霸青梅喜欢上了一个混混

    佚名| 都市生活

    我的清冷学霸青梅喜欢上了一个混混。她说他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鲜活,像一束光一样照亮了她一成不变的生活。她为了他翘课约会。为了他打架飙车。为了他在火海中义无反顾地抛下了我。我十年的暗恋,在那场火海里烧了个一干二净。后来我出了国,再也没见过她一面。却没想到十年后,我和她在一次商业会面中再次相逢。我以为她...

  • 5 开局成为老祖,打造史上最强家族

    5开局成为老祖,打造史上最强家族

    小野院长| 穿越重生

    顾长生穿越异界,附身在顾家老祖身上,觉醒史上最强家族建设系统,为家族做贡献,获得贡献值,可以在系统商城里,兑换相应物品。等到顾长生终于成为世间第一强者之后,回首望去,身后的家族也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了庞然大物……

  • 6 我死后,他一夜白头

    6我死后,他一夜白头

    不甜的小瓜| 短篇言情

    季时初青梅回来这天,他再次向我提了离婚。“沈知月,我都不要你了,你还死皮赖脸缠着我做什么,就这么不要脸吗?”我望着他冷漠的神色,平静点头说好。他连夜赶制了离婚协议,巴不得我赶紧滚。可我真的滚了,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疯了般找我。后来,他红着眼长跪在我的灵堂中,一夜白头。“阿月,我爱你…”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