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蓉裴文宣》李蓉裴文宣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李蓉裴文宣

更新时间:

李蓉恍惚睁开眼,入目便见到一位白衣男子。那男人看上去四十出头,气质高雅,眉目俊朗温和,举手投足,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光这么看着,便觉得好看极了。他察觉她睁了眼,抬眼迎上她的目光,见李蓉盯盯看着他,他愣了片刻后,便笑起来,温和道:“公主醒了?”李蓉得了这话,恍惚了片刻,男子伸手扶她起来,给她背后垫了靠...

《李蓉裴文宣》精彩内容

小说主人公是李蓉裴文宣的小说叫做《李蓉裴文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蓉恍惚睁开眼,入目便见到一位白衣男子。那男人看上去四十出头,气质高雅,眉目俊朗温和,举手投足,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光这么看着,便觉得好看极了。他察觉她睁了眼,抬眼迎上她的目光,见李蓉盯盯看着他,他愣了片刻后,便笑起来,温和道:“公主醒了?”李蓉得了这话,恍惚了片刻,男子伸手扶她起来,给她背后垫了靠......

李蓉的人悄无声息潜到裴家时,裴文宣正站在一盆清水面前,静静打量着自己的容貌。

竟然活过来了。

他看着将将二十岁的自己,有些难以置信。只是多年朝堂生涯让他学会了内敛情绪,哪怕内心翻天覆地,面上也是一派镇定。

旁边侍从童业战战兢兢看着他,小声道:“公子,您还好吧?”

打从清晨起来,他问了他一句今天是什么日子,就一直发呆发到现在了。裴文宣平日虽然也是个不爱说话的,但鲜少这么沉默过,童业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接着道:“公子,你要是不舒服,我去给你请大夫。”

听了这话,裴文宣终于抬眼,回了一声“不必”之后,洗了把脸,便直接出门。

他走出庭院,童业赶紧跟出去,憋了片刻后,他终于才道:“公子,有什么事儿您别憋在心里,说出来吧,或许好受些。秦**来退亲,这也不能怪秦**,她对您也是真心的,就是……”

“不必说了。”

裴文宣见童业越说越多,顿下步子,扭头同童业吩咐:“这事,日后不必提及。”

说着,他双手拢袖,站在庭院外,遥望着远处宫城中的高塔。

高塔高耸入云,红漆金瓦,檐下悬着铜铃,风吹起来时叮铃作响,和他记忆中别无二致。

当年他在丞相府,偶遇烦心事,就喜欢站在庭院中抬头仰望远处高塔,而今这个习惯似乎保留了下来,此刻望着高塔,他内心慢慢沉静下来,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处境。

他记得自己二十岁的时候,刚在老家守孝完毕,回到华京,他二叔把持着裴家,他母亲又软弱可欺,终日称病避祸,他虽然是裴家最顺理成章的继承人,却饱受家族人排挤,身为华京盛族裴家的嫡长子,却只能去刑部当一个小狱卒。

现下的日子,应当是他刚刚被退婚之后。

他父亲当年还在时,为他与世交秦氏女秦真真定了一门娃娃亲,年纪定的早,到没有什么太过郑重的仪式,互相交换了玉佩,便算定下了。于是他与秦真真自幼相熟相伴,一心一意想着求娶,谁知变故突生。

他父亲早逝,而秦家如今又与他二叔裴礼贤交好,那么秦真真退了他这门娃娃亲,也是情理之中。

当年定亲不够郑重,如今退亲也十分简单,把当年信物交回后,甚至连封书信都没有,留了些银钱,便离开了去。

当然,他是不怪秦真真的,他自己没能力,没有怪人家女子的道理。

后来呢?

裴文宣努力回忆着。

后来应当是自己这样尴尬的身份,刚好让皇帝看上,然后许给了李蓉。

以李蓉如今的身份,真给她找一个贫寒子弟,面子上过不去,天下怕是议论纷纷;给她找名门盛族,那就是如虎添翼,皇帝不得不惧。就他这样的,看上去身份高贵实则毫无前途,最合适李蓉。

有了驸马身份,裴家才开始重新重视他,而他在朝堂上才有真正的靠山。

按着时间,赐婚的诏书应该很快就会下来。重来一次,他还是得娶李蓉。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苦笑。

他和李蓉,那就是前世的冤家。

合作了一辈子,猜忌了一辈子,他本以为李蓉对他,就算没有夫妻之情,也当有朋友之谊,没想到最后权势面前,她还是能眼都不眨对他痛下杀手。

不过他死了,她也活不了。

她送他利刃,他就送他一碗毒药穿肠。

他们之间从来没什么亏欠,命也一样。

人之怨恨,无非不公,他和她过往三十年,也没什么不公平。他心有所属,她身边有人;她赠他刀剑,他予她毒药。

如此想来,哪怕她杀了他,他竟然也没有多少怨恨。如今重来一遭,想到要再娶李蓉,竟然也没多少愤恨。

甚至于,他还忍不住想。

十八岁的李蓉,还是有几分天真良善的,见到他偶尔会脸红,挑起盖头那天抬头盈盈一望,笑里带几分真挚认真,拿了交杯酒同他说:“裴文宣,不管是咱们是因着什么在一起,既然成了夫妻,我还是想同你过一辈子的。”

如果这一辈子,他没有让李蓉发现他在意秦真真,或者是他这一辈子,不要再去管秦真真,她就不会盛怒,不会和他分开,不会认识苏容卿……

或许,他们还是能当一对普通夫妻,白头到老。

上一世的猜忌和斗争,他也已经累了。如果可以,他也想有个普通家庭,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至于秦真真……

上一世求不得,护了她一辈子。一辈子走过去,责任大过爱情,遗憾大过想念。既然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也就罢了。

想通这些后,裴文宣平静下来,他转过头去,同童业淡道:“回去吧。”

他如今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等赐婚圣旨就是。

然而他在屋里等了几天,赐婚圣旨没来,一份平乐公主的春宴请帖却送到了他府上。

平乐是李蓉的封号,看着那张花里胡哨的请帖,裴文宣有了几分不安,他皱起眉头,不由得开始回想——上一辈子,他参加过李蓉举办的春宴?是他年岁太大失忆了,还是现实和他记忆脱轨了?

裴文宣在家中反复揣摩思索着这场春宴是怎么回事时,李蓉就在宫里,兴高采烈安排着春宴。

她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年少的时候还觉得喧闹,年纪大了才知道,老年人就喜欢看年轻人一面嫌弃一面闹的热闹。

这让她觉得朝气蓬勃!

除了安排春宴,她还有许多事情做。

她先去重新挑选了一堆衣服,把自己以前那些个黑的白的冷色衣服全都送去压箱底,专门弄了些红的金的这种艳色,将她整个人打扮的艳光四射,明媚动人!

而后她又将自己上一世那些个保养流程全都搬了过来,每天从早到晚**泡澡上香膏,不放弃一丝细节,充分享受着当公主的美好。

最后她还得在有空的时候听静兰给她回报那四位公子的行程。

卢羽每天在家蹲着数蚂蚁,已经数清了了两个蚂蚁窝,和蚂蚁交上了好朋友。

杨泉近来在练兵场打架,把三位同僚打入了医馆,然后自己被老爹抽倒在床上,已经在床上爬了两天了。

崔玉郎最近在青楼酒兴大发,写了三十首诗,饱受好评。

至于裴文宣,每日上班,练字,年纪轻轻就活成了一个朝堂养老官员,每日最奇怪的事就是总站在自家门口,仿佛在等什么。

当然,最后成功的等到了她的春宴请帖。

“这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李蓉在花瓣池里泡澡听着静兰汇报这些事,忍不住问了句,“当时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有没有想过,自己一个八品小官,怎么会接到平乐公主的帖子?是不是高兴疯了?”

“没有,”静兰神色平静,“当时裴大人脸色不太好,他身边那个叫童业的小厮问他怎么会收到帖子,是不是送错了人。”

“他怎么说?”

“裴大人说,”静兰一板一眼,“帖子没送错,他长得好看,这帖子肯定是你送他的。”

一听这话,李蓉忍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

她头一次知道,裴文宣对自己的脸,竟自信至此。

不过——李蓉很快有些疑惑——裴文宣怎么知道自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的?

这个问题李蓉放在心里。

时间过得极快,李蓉感觉自己刚适应长乐宫的生活,便到了春宴。

春宴头一天,她提前先去了自己郊区的别院,错开了第二日京中其他世家的行程。等第二日清晨,各世家公子**陆续赶了过来,院外一时香车宝马,络绎不绝,各家马车都是华贵精致,仆人前呼后拥,看上去十分体面。

没了一会儿,两架坠玉马车前后而来,前方的马车上坠着个玉刻的“苏”字,而后方的马车上则坠了一个“裴”字。

华京两大盛族前后而来,所有人纷纷避让开去。

没了一会儿,马车前后停下,前方苏家马车中率先探出一个人来,那人一袭白色锦袍,玉簪束冠,眉目清俊温雅,气质儒雅动人。

他刚一出现,便有人急急叫了出来,大声道:“苏公子,你也来了!”

“公主相请,”苏容卿开了口,笑着道,“哪里有不来之礼?”

说着,他便下了马车,让仆人赶紧为后面马车让路。

苏容卿一出现,所有人便都汇聚起来,大家热热闹闹同苏容卿说着话,裴文宣下来的时候,便没有多少人在意。

裴文宣自己下了马车,听见苏容卿的声音,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这是后面二十年一直陪着李蓉的人,他不喜欢他。

他对苏容卿的厌恶,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毕竟,就算他和李蓉都说得清楚,各自有各自的日子,可苏容卿始终是对于他尊严的一种挑战,就像秦真真之于李蓉。

这种厌恶无关于情爱,而在于人心中那点自尊。

只是这毕竟已经是下一世,裴文宣觉着计较前世的事有些不理智,他迅速转过头去,领着童业一起往院子里走去。

苏容卿虽然和人说着话,脚步却是没停,和裴文宣一前一后走进庭院。

这时候李蓉也醒了过来,她梳妆完毕,打着哈欠往举办主宴的院子里赶过去,才到院落门口,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和后来有些许变化,却依旧是她刻在了心里的。

她太熟悉那声音了,下意识便回了头。

而后她迎面就看见了两个人。

一个白衣玉冠,含笑而立;另一个蓝袍金冠,看着她呆愣出神。

他们一个儒雅温和,一个清俊中正,两个人相距不远站着,可谓艳色惊人。

李蓉看着两个人,有了一瞬间愣神,而这时候,苏容卿最先回神,朝着李蓉行礼,唇齿之间,是他当年无数次念过的句子。

“微臣苏容卿,见过公主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这时候,让我们来做个选择题:

如果你是公主,你会:

1——回应苏容卿,找苏容卿聊天

2——礼貌回应苏容卿,找裴文宣聊天

3——一个都不搭理,礼貌回应,立刻离开

来,1,2,3,开选,评论选择最多数决定我们下章开头!

【小剧场】

裴文宣:我是我前妻唯一的选择,现在我只需要好好等皇帝给我发媳妇儿就可以了。每天去门口蹲守,就是我最大的努力。

蹲守第一天,媳妇儿颁发令没来。

蹲守第二天,媳妇儿颁发令没来。

蹲守第三天……

媳妇儿派人:你好,你的春宴未婚夫竞选入场券来了。

裴文宣:为什么我要参加未婚夫竞选?!!

李蓉:不好意思我备胎至少四个呢,好好排队,努力竞争,答应我加油好吗?!

网友旋律美得让人心醉点评:作者佚名写的不错,各种情节杀进杀出却没有一点凌乱感,情节复杂却又易懂,很有味道!

网友深海画蓝ξ点评:佚名的文笔诙谐,灵动肆意,于感情描写时又入木三分,使人黯然泪下。李蓉裴文宣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李蓉裴文宣

    1李蓉裴文宣

    佚名| 古代言情

    李蓉恍惚睁开眼,入目便见到一位白衣男子。那男人看上去四十出头,气质高雅,眉目俊朗温和,举手投足,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光这么看着,便觉得好看极了。他察觉她睁了眼,抬眼迎上她的目光,见李蓉盯盯看着他,他愣了片刻后,便笑起来,温和道:“公主醒了?”李蓉得了这话,恍惚了片刻,男子伸手扶她起来,给她背后垫了靠...

  • 2 转成A就没事?仍逃不过强制爱

    2转成A就没事?仍逃不过强制爱

    半醺半雨| 穿越架空

    【双男主+ABO+末世+双强+多对cp+甜虐+双洁1V1】池影稀里糊涂穿越了,穿到香辣棠文小说的ABO世界,成了一个香软omega。等他缓过神后,发现这个不友好b世界,好像只针对他。跟他一起穿越的室友,不是alpha就是beta,凭什么他一个大直男却是omega,他真的承受不来啊!不过好在,迟来的金...

  • 3 我养了十年的灵兽为了我妹妹,害我身死道消

    3我养了十年的灵兽为了我妹妹,害我身死道消

    佚名| 玄幻科幻

    家族中挑选灵兽做伴偶那天,我抢了妹妹的灵狐。家族中人劝我【你的灵脉强劲,这只灵狐看起来灵力低微,不如给你妹妹】。算了吧!我可无福消受。前世我选了灵力鼎沸的白虎。结果却被他在魔族来犯之时弃之不顾。后来我重伤求他救我,他却将那唯一的一枚救命丹药给了我的妹妹。这一世,我便不再做那个拆散鸳鸯的恶人了。

  • 4 最强假太监

    4最强假太监

    泡泡的猫| 穿越重生

    龙辰穿越古代,发现自己出现在净身房,即将成为一个太监。幸好刀子匠是老熟人,龙辰躲过一劫,凭借自己的智慧,一步步走向巅峰,成为最强皇帝!

  • 5 最强皇孙

    5最强皇孙

    陈喵呜| 穿越重生

    洪武二十五年,朱炫穿越了,成为了一个被遗弃在木盆里,顺着河流漂荡的弃婴。恰逢朱标逝世,朱元璋在钟山脚下散心,捡到了朱炫。为了活下去,朱炫果断抱上朱元璋的大腿,以可爱的笑容,治愈了朱元璋丧子之痛,让朱元璋把自己带回宫中。朱元璋本想查一查朱炫的来历,但在一查之下,竟然是自己的乖孙,朱标的小儿子。此时太子...

  • 6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6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容融雪| 穿越架空

    【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