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玉凤辰小说 《一妃虽晚不须嗟》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一妃虽晚不须嗟

更新时间:

白锦玉凤辰是《一妃虽晚不须嗟》的主角,作者是伪装清纯,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作者群号:428534164【本文专注爽甜,男主绝色温良谦谦君子人间妄想,女主逆商满分爱不自知石头开花,1V1,互宠,纯架空,勿考据】白锦玉哇的一声哭出来,这辈子只想做条咸鱼的她,偏摊上一个爱折腾的孪生妹子。她不知道妹子每天忙什么,但是这妹子一旦忙得分不开身就会抓她去客串下自己。这不,七年前她替妹子做了两个月的晋王妃,现在,竟然又要来一次?!七年前的那一回,她被弄得清出师门、武功全废、差点去阎王殿报到,这一回,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还有,她那个号称人间珠璧的妹夫,以前也没觉得如何,怎么这次居然很想……了呢?!...

《一妃虽晚不须嗟》精彩内容

“是不错,不过你现在表情这么凶,我又有点害怕了!”白锦玉当然怕,眼前的这个人绝不是一般的聪明,他只要多靠近一寸,她就多一分可能露出马脚。

凤辰一步步上前,就在白锦玉快崩掉的前一刻,他停下了脚步,将二人维持在了一个恰好的距离。

凤辰道:“那你现在知道了吗?”

“嗯,”白锦玉点点头,道:“殿下的确还在生气,不过殿下还是管我的死活的,不然……也不会让谢遥跟着我了。”

这后半句话的语气白锦玉已明显透着示好,但凤辰的脸色不仅没有半分回温,就连他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严正。

“简直儿戏!”凤辰斥道,一步越前,白锦玉才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经盈了密密一层细汗。

他说这句话真动了气,不禁用手掩了掩胸口,白锦玉正想劝他消消气,凤辰又力声补道:“你想过被栖鹿台抓去的后果吗?!”

他这一提,白锦玉一怔,片晌答不上话来。

在栖鹿台抓住……当时情急,她仅觉得会害了在场的谢遥而已,如今细细一想,真个一身后怕!

宫廷,是个表面华丽祥和实则铤而走险的地方,在这里没有一件事情是小事。

以苏丽华与凤辰的夫妻关系,难以想象她的举动可以被放大成什么样子。恶损国运、变节行乱、宫廷政变、甚至内应外敌……如果被有心之人解读,真的难说会掀起怎样波澜壮阔的巨浪,又有多少人会因此受到牵连。

“对不起,我错了……”她确实是错了。

“你心里若有我半分,也不至于做出这些。”凤辰蹙着双眉,这句话说得尤为伤心失望,让人觉得另有所指。

“我……”

“跪下。”许是觉得上一句过于外露,凤辰本能地想阻止白锦玉说出下面的话,情急下却脱口而出了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出口,他自己也是一愣。

白锦玉只道凤辰气急攻心,生怕他因此加重病情,再则在铎月那个动不动就行跪礼的地方呆了七年,“跪下”于她已无任何包袱。

所以凤辰一令,她便麻溜地扑通一跪,道:“我知错了,你快不要生气了,我说实话吧!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栖鹿台那块,糊里糊涂的……唉,这么说你肯定不信,但我发誓真的就是这样!”她竖起两指,指天为誓。

白锦玉跪得这么轻巧,凤辰始料未及,一时竟有些乱了分寸,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跪着在急切地辩解了。

“你起……”

“王公公到——”

凤辰话未说完,一声洪亮的宣扬声远远隔门传入,接着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白锦玉和凤辰都朝门看去。

咸卓宫里也应声跑出来六七个准备开门的太监宫女,他们一走到院子,就停住了脚,先被眼前的一幕闪了眼。

只见门庭之中,堂堂晋王妃端端地跪在地上,而一向克己复礼、颐雅端方的凤辰立在她面前,仿佛刚刚加以训斥过。

如此画面,为首的两个小太监不知该上前还是退后,怯怯地相望了一眼。

这一眼,不用说白锦玉也能解读出来,那必然是:这晋王夫妇的关系看来比传闻紧张多了!

“你起来。”凤辰斜睨了眼来人,低声道。

白锦玉应声站起,不好意思地朝人掸了裙子,有点乖地站到了凤辰的身侧,见她这幅样子,凤辰也好似敛了怒气。

小太监们小步上前开了宫门,门一开,果然见掌宫太监王公公领着几个下手立在了门前,他的手上提着一个两层的食盒,一见凤辰便笑容可掬地跨了进来。

王公公对凤辰、白锦玉行了礼,接着双手奉上了食盒:“圣上在沐毓宫用了些夜宵,觉得甚是可口,想起这也是晋王殿下爱吃的,所以特命老奴给殿下和王妃送一些过来。”

“多谢圣上,谢过公公!”凤辰接过食盒,转身递给白锦玉,这才双手扶前,欠身施礼。

未及成礼,王公公赶紧上前扶住了凤辰的双臂,凑近时他声音低得几乎与凤辰耳语:“这回殿下要费心了!”

闻言,凤辰一定,无言地与王公公凝视了一眼。白锦玉与他二人离得极近,二人的神色都净收眼底,纵然不明所以,但也约莫猜着是有了件了不得的事情。

“王妃娘娘这两日费心了?”白锦玉留神之时,王公公轻松一瞥,转移了话题。

白锦玉随即附和道:“应该的应该的。”

王公公笑眼看着白锦玉,忽而眸光渐露疑惑,眼神不停在他二人的脸上来回巡梭起来:“王爷和娘娘为何皆是大汗淋漓?莫非宫中用度有何不适?”

白锦玉与凤辰应声相视一眼,想到今晚的一番动静,皆有被戳中心事的感觉。

抹了抹额头,白锦玉果然碰了一手的汗水,但眼下总不能说实话实说,便寻思找个借口推搪过去:“那个……”

“吵架了。”正当白锦玉搜场挂肚寻找体面借口的时候,凤辰的声音掷地而起。

听到他这么直白的时候,白锦玉的眼睛都睁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文采斐然的晋王殿下现在说话居然这么平铺直叙,一点修辞都不考虑了。

凤辰变了,真的是变了。

王公公尴尬地咳了两声,连忙说了两句客套话,知趣地匆匆带着部下告辞离去了。

送走了王公公,下一刻,凤辰就恢复了先前的生气。虽然这下没再让白锦玉重新跪下,但脸色依然不容乐观。左右的太监宫女见状,纷纷知趣地退了下去。

“不可再去栖鹿台。”凤辰终于开口,语气已温婉。

“嗯,好。”

“你……如果无聊就去看看书。”

“嗯,不会无聊的。”

“你要什么,可以直接说,跟我说。”

“嗯?哦嗯嗯,好!”

“不可不告而别。”

“……”白锦玉张口,却忽而哑住了。之前的三个问题,她都是半认真半敷衍地在答。可是轮到这一句,一个“嗯”字却生生被自己卡在喉咙里了,怎么也发不出来。

她抬起头,凤辰正紧紧地看着她,目光就如同此时天上的月亮一样,清澈明亮。

不可不告而别。

白锦玉的后颈以可感知的速度生出一层凉汗。

当下,白锦玉知道凤辰指的是不可以像今晚这样,没知会一声就跑了出去。但是于她自己,这几个字的体验,绝不限于此。

说实话,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像在剜她!寥寥数字,竟一瞬间让她心里深埋许久的歉疚翻涌了上来。

怪就怪在,她曾严重的不告而别过一次。

那时,她以苏丽华的名义出现在人前。

那时,她是无人识破的冒牌晋王妃。

那一天,他好心陪她归宁,然后,去的时候是她,回的时候就是苏丽华了。

于这件事,她始终心虚,始终觉得欠他一句道歉,甚至,她觉得那整盘事情她都应该致歉。毕竟,凤辰是个君子,而她也当他是个可交的朋友,欺骗君子和朋友是件很令人难过的事情。

所以,现在听到凤辰这么说,白锦玉愧疚得完全答不上话来。

“说话。”凤辰加道。

白锦玉回神,指尖在拳头里掐了一掐,才抬起头迎向他,认真道:“殿下,真的十分对不起。”

凤辰的表情凝住,喉结微颤了一下。

“我做过的事情,对不起,我不祈求你原谅……”才说了半句,白锦玉的声音竟哽咽了,哽咽到她也讶异,难道深埋的歉意竟这么深吗?

“不是对不起,是不可不告而别,你能做到吗?”凤辰的声音显得过于理智。

凤辰的反应,让白锦玉怅然若失。虽然嘴上说不希望他原谅,当真他不提原谅时却又有点失望。她喟然一笑,抿了抿唇,道:“好。”

凤辰的眉眼舒展开来,虽然他仍然面色无改,但却让人觉得有了笑意。白锦玉忽然想到,这好像是从昨日见面以来凤辰第一次对她笑。

“殿下,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能不能多笑笑?”话一出口,白锦玉立即懊恼得想拍死自己,无论如何此时说这些有点不太合适,更何况若是有第三人在场,也断然是看不出凤辰哪里笑了。

凤辰闻言,鼻中轻轻一叹,嘴角随之真个轻轻牵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月光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柔和地尽数泼洒在他的身上,这一刻的凤辰每一根发梢都像在发光,出奇的静谧华美。

白锦玉笑着叹服,人间春风,真乃实至名归。

二人这一笑,气氛缓和了许多,白锦玉打算再说点什么,凤辰却转身走了开去,不过十余步,他停住,回了半个身子,道:“明日一早出宫。”

这句话当真让白锦玉喜出望外,出宫就意味着可以找到苏丽华,马上可以和她换回身份,结束这种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状态。心里这么想着,欣喜之情就按耐不住地从眼中迸发了出来。

见到她突然熠熠欢喜的神色,凤辰的双眸微不可察地暗了一暗。

“你也回府吧!”凤辰补道。

白锦玉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回。

这句话从字面来说是一个问句,但是凤辰说来却完完全全是一个指令,一个没什么好商榷的指令。

半晌,白锦玉才磕磕绊绊道:“呃……我可以不可以先回一下尚书府,因为……我出门时……还没和母亲打个招呼,她身体还不是很好,我得去再看看她,跟她交待一下吃药啊……。”

后面也不用说了,因为说着说着就连她自己也觉得甚是勉强。她甚至想,如果她是凤辰也是可以很轻松就反驳过来的。

首先,嫁出的女儿住回家是令父母十足丢脸的事情,如今能得夫君相邀回府是没道理推辞的。第二,凤辰让她回府已是修善之举,是万没有必要这么不识抬举的。

但是话已说出口,白锦玉只能忐忑地等着他的回应,希冀着他答应回尚书府的请求。而凤辰,却似故意折磨她一样,半天都没出声。

半晌,凤辰道:“回房再说。”

回房?白锦玉愣得更僵了。

凤辰瞄了眼她手中的食盒,道:“你不是说饿了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心宠

    1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心宠

    十七夜| 古代言情

    沐云安前世识人不清,害的父母双亡家族被灭,自己容貌尽毁,最后被权倾天下的萧承逸一箭穿心,悔恨而亡。重生后,沐云安下定决心改写宿命,抱紧萧承逸的大腿,做他乖巧可爱懂事听话的好妹妹。后来,她成了他的女人,被他护在手心,一路荣宠。沐云安一直以为是上天的眷顾,给了她逆天改命的机会。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眷顾,是那个恨她入骨的男人用半生的青灯古佛,为她洗去了一身的罪孽,换她轮回重生,功德圆满。

  • 2 上门贵婿宇少

    2上门贵婿宇少

    陈三寻| 都市生活

    “妈,你别说了,现在我就去把陈宇找回来。”说完,叶无双咬着牙走了出去,任凭周韵在后面叫喊。“陈宇,别让我失望!”

  • 3 平民升迁记叶泽涛

    3平民升迁记叶泽涛

    鸿蒙树| 官场职场

    一个草根进入官场,一路的升迁有着机缘的巧合,也有着实实在在的政绩,更有着官场那无处不在的权谋之道,从青涩到成熟,从草根到顶峰,官场之门为他而开!

  • 4 她死后成为一只阿飘跟在军人老公身后

    4她死后成为一只阿飘跟在军人老公身后

    楼萦| 短篇言情

    她识人不清,将豺狼当良人,最后落得被摘了子宫,剜了双眼惨死在手术台上。上天垂怜,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倾世的容貌,狠厉的眼神,一瞥一笑间犹如罂粟一般有毒。她步步为营,发誓将害死她的人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又费尽心机处心积虑地赖上前世因渣男被她退婚的男人。某一天,她欺身而上,笑的娇媚惑人:“顾先生,在你眼里我水性杨花,放荡不羁,实际上我乖巧可人,唯爱专一,你要透过‘表相’看‘本质’”

  • 5 我穿越成了一个丫鬟子规

    5我穿越成了一个丫鬟子规

    砚篱不离| 穿越架空

    我穿越成了一个丫鬟,刚被人牙子卖进当地有名的书香世家陆家。陆家,祖上也曾出过探花郎,官至丞相。只是近年来,家中子弟无甚出息,只得偏居禹州。

  • 6 叶少,您夫人又跑了

    6叶少,您夫人又跑了

    潇潇雨| 短篇言情

    一婚嫁了凤凰男,二婚逃婚全城耻笑,慕安然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直到他遇见了叶非墨……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