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678顾安然乔榕岁华全文阅读 乔榕顾安然岁华小说章节目录

135678顾安然乔榕岁华

更新时间:

《135678顾安然乔榕岁华》是一本非常不错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喜花,主人公叫乔榕顾安然岁华,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我的孩子,我无数次幻想过她的模样,她会娇笑着喊我娘亲,会朝我撒娇,会……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变成蛊。...

《135678顾安然乔榕岁华》精彩内容

“孽障,说!为何要打碎千青钟!”

顾安然眼底隐隐燃烧着火焰,似乎恨不得将我燃烧殆尽。

“师尊……”我全身的活气霎时流泻殆尽,心碎欲绝,”师尊,旁人不信我也就罢了,就连您也不信我吗?”

我仔细盯着他的神色,企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动摇。

一定要信我。

我知道,那会是我的救命稻草。

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他看着我的目光太过直白,太过鄙夷,像是一个巴掌拍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还敢叫我师尊!我没有你这样祸害人间的弟子。”

一句话,将我心里暂时亮起的希望,全都浇灭得彻底。

我摇摇欲坠,麻木地扯动嘴角,“数月来,我都在殿中……”

他眉心紧蹙,满脸不耐,“看来不受些皮肉之苦,你是不会承认了。”

顾安然衣袖一挥,他的本命灵兽金乌,嘶叫着从天边盘旋而下。

金乌驻在我的背上,啄食着我背部的血肉,一口一口。

痛。

背部的刺痛密密麻麻,像是有什么在不停蠕动。

我只能哭着在地上匍匐,嘶哑着喉咙喊着,“安然,不是我,不是我……”

“你还狡辩!”顾安然扭头,用眼神示意金乌,“继续施刑!”

金乌再度吐出熊熊烈火,我的灵魂,从内而外灼烧的彻底。

热浪涌入眼帘,眼前的画面不停地扭曲,耳边却传来顾安然毫不留情的嗓音。

“诸位做个见证,我以她这般卑劣的道侣为耻!今日,我与乔榕夫妻义绝!”

他毫不留情,将姻缘珠重重一摔。

“不要!”我想扑过去阻止,却被缚仙索死死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姻缘珠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同时碎裂的还有我们的夫妻之情。

心痛如绞,碎珠难全,如今,再也修补不好了。

顾安然转身,朝着众仙拱手作揖。

“诸位放心,我定会对此孽徒严加审问。”

他拽起缚仙索,像是对待杂物一样,将我一路拖到冰崖。

血顺着背部流淌,在地上染出一条鲜红的曲线。

不待我开口,他只冷冷丢下一句,“剑仙府数百年的清誉,如今毁于你手,去跪着反思!”

他转身离去,只留我孤零零地跌在冰崖底部。

寒意很快弥漫上心头,冰寒彻骨。

冰雪落在身上,缓缓融化,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

湿黏冷腻,寒意不住侵蚀进我的皮肤,我忍不住颤栗阵阵。

我晕倒在地。

……

不知过了多久,怀中的传唤符灼烧起来。

符上响起岁华的传音,“乔榕,你没事吧?我听闻有一群宵小之徒要找你的麻烦……”

我打断他的传音,强撑着说,“我……没事……”

“你要提防着些,许银环替人间驱除了瘟疫,数不清的凡人香火念力涌入,她已经蜕化成蛟龙……”

我放下传唤符,心下一片了然。

千青钟之事,定是许银环设计。

此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许银环。

再者,她有我的血,伪造气息不是难事。

我气极,起身踉踉跄跄地赶往银环殿。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战婿当道

    1战婿当道

    西门吹狗| 都市生活

    世界巨头,斩龙殿殿主,时隔六年再次回到家中,没想到美丽的妻子竟然当着他的面和富二代……

  • 2 天才后卫

    2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游戏竞技

    艾弗森的速度,卡特的扣篮,乔丹的技术,约翰逊的传球......如果这些特点集合在一个人身上,他会有多强?如果这个人是个中国人,他会取得怎样的成就?这年,陈锋还是一个大一新生,一个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天才后卫......

  • 3 火葬场秘闻录

    3火葬场秘闻录

    小七七| 悬疑灵异

    停尸房内,真的只停放死人?焚化炉中,真的只焚化尸体?火葬场的保安在深夜看见烧纸的人,真的是烧给亡人而不是烧给自己的?深扒震惊一时的火葬场事件!

  • 4 今生是第一次

    4今生是第一次

    上官娆| 豪门总裁

    豪华的别墅酒店。年轻俊美的男人刚刚从浴室里洗澡出来,健硕的腰身只围着一条浴巾,充满了力与美的身躯,仿佛西方阿波罗临世。

  • 5 青本佳人

    5青本佳人

    天狗月炎| 现代言情

    有人说,成功女人的背后,不是心酸,就是遗憾。从一个父母双亡的落魄小乞儿,到名扬四海的跨国上市公司总裁。她一路走来,尝遍人间百味,却始终不忘初心。泪水是成长的养分,苦难是超脱的跳板。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这就是顾青,那个永远简单,纯粹的顾青

  • 6 三国之蜀汉中兴

    6三国之蜀汉中兴

    寒塘鸦影| 穿越重生

    窗外雨声如注,嘈杂的脚步声一阵阵传来,不时能听见铠甲碰撞发出的铿锵声。刘封怔怔地躺在床上,望着头顶浅蓝色的帐幔,又看看四周古朴的房间,桌案上还摆着竹简笔墨,豆大的油灯在晨光中挣扎了几下,终于熄灭,留下一缕袅袅青烟。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