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花语余靳淮by柚苒苒完整在线阅读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

更新时间: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是由作者柚苒苒所著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精彩章节节选:虫洞、黑洞不是科学名词吗?尤其虫洞不是尚未发现,只是纯粹理论罢了?既是理论,那为何车子坏了,司机留在原地等拖吊车,而他抄近路准备回公司开会,居然会在走出巷子后发现眼前竟是古装布景?!...

《冷面权少又来偷心了》精彩内容

“你别欺人太甚!”女人咬牙。

余桑呵斥道:“秦瑶!没听到少夫人的吩咐?!”

秦瑶愤恨的低骂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去买单了。

真不知道二爷为什么会看上这个臭名远扬的草包!明明只有薰小姐那样才智手腕皆过人的女子才配得上二爷!

花语太明白这群人对自己的轻视了。

虽说都是余靳淮的人,不会对她做什么,但是只要是这种鄙夷轻视的眼神就让花语很不爽。

上辈子这种眼神已经看够了,这辈子,已经厌烦了。

重新坐上车,车子安静的往余家老宅行驶。

花语对余家本家并没有多了解。

只知道现在余家的掌权人是余靳淮,余靳淮上面有一个姐姐,就是莫渊寒的妈余俊薇,余俊薇是收养的,早些年没什么说话的分量,近年因为莫渊寒得了老夫人的喜欢,倒也神气起来了。

余靳淮还有一个亲生妹妹余渔,今年高三,在国外留学。

余家的长辈除了族老,就剩下余靳淮的奶奶了,老夫人不太管事,最操心的就是孙儿余靳淮的婚事,安排了相亲流水宴,据说最近还在跟人打听哪家有漂亮的男孩子……

今天花语要见的就是这位老夫人。

车子驶上山路,花语看着窗外有点熟悉的风景。

记得第一次跟莫渊寒来余家,她就被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余家权势通天到了可以将这一整座山都划入自家名下的地步。

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拥有这么大一座山,那就跟守着一座金山有啥区别?

而余家的老宅,更是修的气势磅礴。

余家世代军阀,可也是书香传世,家风骄矜清傲,贵气入骨。

已经可以看见那座建筑。

秦瑶一直注意着花语的脸色,心里想着只要这个女人只要露出一点没见过世面的神色,自己就要好好的嘲笑她一番,好让她明白,余家是一个她高攀不起的家族。

可是,花语的神情一直很平静。

平静到了一种漠然寂静的地步。

秦瑶低声骂了句“就知道装”。

花语懒得理她。

余桑一下车,就吩咐秦瑶带花语进去,老夫人已经在等着了,而自己匆匆离开,显然是余靳淮吩咐了他什么事。

秦瑶假笑了一下:“少夫人,请吧?”

她这句“少夫人”叫的尊敬不足,嘲讽有余。

花语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径自跨过了余家朱红色的门槛。

余家内里,曲径通幽,花草树木,亭台楼梯,假山水榭,清幽而静美,十分容易让人静心。

秦瑶带着花语绕过一座建筑,就到了画堂。

这里是余家待客的大厅。

花语一进去,就看见坐在正中主位的老人。

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唐装,头发花白,面容慈祥,气质温和,看人总带三分笑意,是个一看就是好相处的老太太。

前世,老夫人待花语极好。可惜不过在花语于莫渊寒订婚后的两年,就去世了。如今再见,花语竟然一时间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让花语讶异的是,画堂里还有其他人。

韩茹,韩绮悦,莫渊寒,还有一个面容艳丽打扮贵气的中年女人。

那是花语上辈子曾经费尽心力想要讨好的却一直被冷嘲热讽的婆婆余俊薇。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花语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见余俊薇朝老夫人撇了撇嘴:“奶奶,这就是花语,悦丫头的妹妹。”

老夫人看了花语一眼,叹口气:“好孩子,到祖母这里来,让祖母看看,既然你已经和渊寒……唉,依我看,就选个好日子把事定下吧。”

花语一脸懵逼。

祖母??为啥她的辈分突然就矮了一截?

余俊薇尖声道:“奶奶,我们渊寒是个多乖的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依我看,多半是这小蹄子勾引渊寒,想攀上咱们余家!凭什么让渊寒娶她?我心里属意的儿媳妇可是悦丫头!”

韩绮悦连忙道:“阿姨……小语和渊寒郎才女貌的正是好姻缘,我不敢高攀!小语其实是个好孩子,虽然骄纵了一些,但是是绝对不会故意勾引渊寒的……”

余俊薇冷笑:“悦丫头你这个妹妹是个什么人我能不清楚?一个继女能让你爸爸把她宠的如珠如宝,心机城府可见一斑!你何必给她遮掩!”

韩绮悦脸色一白,呐呐不说话了。

莫渊寒道:“……是我不对,妈你就别说了,我是男人,本该负责的。”

老夫人赞赏的看了莫渊寒一眼,“不错,是个有担当的孩子。”

他较之多年以后影帝的样子还有些差别,但是一副好容貌却是几乎一样的,只是多了几分青涩,一身淡蓝色的衬衫站在那里,器宇轩昂,仪表不凡。

不愧是只比南涧人气稍低的校草级人物。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多时,花语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原来,在花语被余靳淮拖走之后,韩绮悦和韩茹立刻又心生一计,通知了莫渊寒立刻赶到余家老宅,词真意切的向老夫人负荆请罪。

请的什么罪?

据说昨晚莫渊寒一不小心喝多了就跟韩绮悦她妹妹睡了!莫渊寒被良心谴责,特意带着韩家长辈韩茹上门商量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余家家风矜傲,睡了人家姑娘还能怎么解决?当然只有把婚事定下来了。

所以花语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不得不说,花语还是挺佩服韩绮悦和韩茹的,毕竟不是谁都能想到这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们不敢得罪余靳淮,就让花语得罪余靳淮,要是余靳淮知道花语早就跟莫渊寒睡了,不撕了她才怪。

而事情,几乎还是朝着前世一样的轨迹发展,花语被逼无奈的嫁给莫渊寒。

毕竟这时候她说自己没跟莫渊寒睡,有人会相信么?先不说韩绮悦如何,就一直待花语极好的韩茹会陷害自己的侄女么?

花语抿唇。

真是好手段!竟然把她所有后路都堵死了!

放在包包里的结婚证仿佛一块烙铁一般。

刚和外甥睡了,又和舅舅扯了证?这件事传出去,余家,韩家,都会成为京圈里的笑柄!

秦瑶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她不知道余靳淮和花语之间的事,只知道这个女人竟然在成为少夫人之前已经和小少爷睡过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佳期一梦肠断人

    1佳期一梦肠断人

    风意| 古代言情

    苦等五年,如愿盼君归!谁知却被他挖肉剜心做药引。同样都是救他的女人,满身荣宠的是她,剔骨赴死的是我!

  • 2 师尊辛苦了

    2师尊辛苦了

    天外肥狼| 玄幻科幻

    一辆永恒列车,它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从虚空中而来,往虚空中而去,开往无尽的宇宙,最后到达命运的终点。汪小海一直觉得这个传说很扯淡,甚至有点荒谬,可是当他与妹妹汪小洋真的上车后,才体验到了什么是刺激。汪小海:我要修炼,再不修炼,下次徒弟闯祸,谁给他们擦屁股?汪小洋:我也要修炼,再不努力修炼,下次我哥给徒弟擦屁股的时候把自己坑进去怎么办?众徒弟:……

  • 3 王牌狂妻:偏执薄爷总扒我马甲

    3王牌狂妻:偏执薄爷总扒我马甲

    贝瑶瑶| 豪门总裁

    相依为命的姐姐在怀胎九月时,突然遭遇意外,成了植物人。贝云瑶偶然得知了真相后,决定向害她姐姐的渣男贱女复仇。于是,她抱上了薄爷的金大腿,疯狂虐渣。可虐着、虐着,怎么开始撒起狗粮了?传闻,薄家大少爷权势滔天,禁欲清冷,不好女色。却娶了一个从乡下回来的小村姑为妻。众人都觉得她不配,天天盼着薄爷早点和她离婚。薄大少爷霸气护妻,搂住贝云瑶的小蛮腰,“谁说我老婆不配?”天才画家,妙手神医,金牌编剧,顶级赛车手,第一黑客......他老婆的小马甲多的数不清!哪个眼瞎的敢说他老婆不配,要了他小命!

  • 4 妃卿莫属:王爷别惹我

    4妃卿莫属:王爷别惹我

    网络作家| 古代言情

    永和王府。红色的纱幔笼罩着整个婚床,透过那微弱的红烛光,看到床上缠绵着的两道身影。整个房间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今天是永和王爷大婚的日子。

  • 5 甜蜜夫妻爱撒糖

    5甜蜜夫妻爱撒糖

    小蜜桃| 豪门总裁

    以性感美艳出圈的女明星墨染在事业鼎盛时期退圈了,神隐之后的她被拍到和薄家太子爷出席晚宴,但二人表情都特别冷淡,不像情侣不像女伴,记者们逮到机会问薄君翊墨染的身份,是不是要成功嫁入豪门了。俊美无俦的男人眼眸深邃,压迫性极强的扫了一眼摄像机,淡漠的勾起唇角:“我不娶戏子。”这话侮辱性极强,众人又把矛头指向墨染,问她怎么看待薄君翊的回应,女人优雅的说道:“我看不上面瘫。”​后来,薄君翊把墨染压在墙角,眼尾发红道:“孩子都有了,还想离婚,当我是死的吗?”​墨染淡定的看着他:“今天跪榴莲怎么样。”男人咬牙,盯着她白璧无瑕的小脸,沉声说道:“那你现在发微博说你怀孕了,让那些蠢蠢欲动的野男人都滚。”

  • 6 同桌的你王桓

    6同桌的你王桓

    十步杀一仙| 都市生活

    由于歌手意外缺席,迫于压力,王桓站出来唱了一首歌……没想到就这样出名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