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期限》大结局免费阅读 《暗恋的期限》最新章节目录

暗恋的期限

更新时间:

完结小说《暗恋的期限》是巧克力阿华甜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敏江言,书中主要讲述了:和男友的三周年纪念日,他约白月光去我订好的餐厅吃饭,而我待在家里,一个人等到半夜。茶几上放着一个蛋糕,是我昨天特意开车去订的。我等到半夜,一直到奶油融化,蛋糕变得软塌塌的,一片狼藉的时候,江言终于回来了。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一脸疲倦地走过来,伸手想要抱住我。我躲开了这个拥抱,在他愕然的目光中平静地看着他。「江言,我们分手吧。」...

《暗恋的期限》精彩内容

有时候,上天的偏爱毫无道理。

比如明明是我先认识江言,但罗娇只用了二十天,就成为他心底最珍而重之的白月光,一直到之后的很多年。

比如世界上有罗娇这种,家境外貌性格都格外优越的女生;也有我这种平平无奇,丢进人群就再也找不到的普通人。

其实我一直没搞懂江言和罗娇之间的纠葛,他们好像分分合合了无数次,每一次,我以为自己终于有希望的时候,他们又复合了。

大二那年,我开始学化妆,靠兼职买了一整套化妆品,很久才学会遮掩自己五官上的缺陷。

我提前约了江言,要和他一起去迪士尼。

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化了很久的妆,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一些。

等打车到了地铁站,才发现那里站着两个人。

江言和罗娇。

罗娇笑眯眯地说:

「别介意呀,我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正好我也想去迪士尼很久了,就和你们一起啦——你不会介意吧?」

我迟滞地摇了摇头,看着她那张天生丽质的小脸凑近我,从我脸上摘下什么东西:

「姐姐,你的亮片掉在脸上了。」

一整天,我跟在他们后面,帮罗娇拿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是个很活泼的小姑娘,在店里买了很多迪士尼的周边,头上戴着星黛露的发箍,扯着江言到处帮她拍照。

从创极速光轮上下来,罗娇买了一只很贵的米奇甜筒,又转头问我要不要。

「不用了,我不太喜欢甜食。」

其实是因为很贵。

我兼职一星期的钱才够一张周末的门票,几十块的冰淇淋对我来说已经超支。

罗娇不以为意地点点头,走了。

花车游行马上开始,她要提前过去占位置。

我垂下眼,片刻后正要跟过去,一只米奇甜筒忽然被递到我面前。

顺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往上,我看到江言明澈的眼睛。

他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我发顶:「拿着吧。出来玩就开心一点。」

那只甜筒我吃了很久,直到它在我手上狼狈地融化。

晚上烟火表演,音乐放到最高潮的时候,罗娇忽然转过头,搂着江言的脖子亲了上去。

江言没有推开她。

我站在旁边,觉得自己好像丧失了呼吸和语言能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结束亲吻。

罗娇转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对不起啊,情难自禁。」

我学着化妆,学着打游戏,学着了解并不熟悉的香水和耳机牌子,鼓足勇气约江言去迪士尼,试图进入他那个丰富多彩的世界,离他再近一点。

而她只用四个字就打败了我。

情难自禁。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都市超级神医

    1都市超级神医

    小声思念| 都市生活

    他的拳头人间最硬,他的医术犹如神迹,他认为暴力能够解决一切问题!都市青年,一朝得势,则风从龙,云从虎,厚积薄发,成人间第一枭雄!

  • 2 重生后真千金A爆了

    2重生后真千金A爆了

    余发发| 现代言情

    沈吉祥小时候被拐卖,长大后被认回豪门,她用尽时间和精力想融入进去,和被抱养的千金争来夺去,落得惨死的下场,最后只有她的养父养母给她收尸。重活一世,沈吉祥拒绝回豪门,只想带养父母一家过上好日子,自己努力赚钱当豪门它不香吗?

  • 3 天机阁叶旭

    3天机阁叶旭

    功夫咸鱼| 玄幻科幻

    南荒,玲珑城。一条主干道上,一座阁楼建成。叶旭轻手轻脚的挂上一块牌匾,揭下红布。天机阁!大门两侧,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晓未来通古今。下联:批阴阳断五行。横批:天机可测。“知古今未来,好大的口气!”

  • 4 都市:我能把谎言变成真

    4都市:我能把谎言变成真

    皇帝| 都市生活

    “我有车有房,月入百万,你拿什么跟我比?”同学聚会被嘲讽的秦枫激活系统,看着不断叫嚣的死对头,嘴角上扬:“判定为谎言,奖励宿主千万资产。”“对宿主说谎,奖励宿主限量版跑车!”“对宿主说谎,奖励宿主十栋楼!”……秦枫:”求求你们,别再说谎了!“

  • 5 红墙外秋雨霏霏

    5红墙外秋雨霏霏

    山谷俗人| 穿越架空

    又名《江山不及美人画》秋风萧瑟中,他拽着她,目光沉沉“阿兮,别闹了,跟我回宫。”“回宫?你可舍得许我东宫之主?”“朕把这天下万里山河都许你。”

  • 6 国运之争楚生

    6国运之争楚生

    飞天老腊肉| 穿越重生

    “今日痛饮庆功酒,明日树倒猢狲散!”楚生坐在大街上的躺椅上,一身道袍,背负长剑,手中拿着硕大的酒葫芦。一边喝酒,一边喃喃自语。街上行人看到他的模样,眼神中带着嫌弃。“看他那个得行,准是被女朋友甩了。”“得了吧,就他那个样子,还能有女朋友?”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