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洛芷嫣秦熠全文精彩阅读

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洛芷嫣秦熠的小说是《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是作者可乐酱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医武双绝,洛芷嫣强势穿越。一睁眼——我去!居然在婚轿上,还被拒之门外?更过分的是,还要跟公鸡拜堂。婆母、小姑子、小叔子轮番挑衅,洛芷嫣袖子一撸,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谁先认怂,谁是棒槌。打架,是她的强项。等等,相公又晕倒了?洛芷嫣火速休战——救人要紧。心肺复苏加人工呼吸。世子爷:你确定不是在占我便宜?...

《掌中宠:娇病夫君太难医》精彩内容

春桃被拦在垂花门,不管她怎么求,守门的小厮就不是让人进。

她听着院中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心急如焚。

却不知,惨叫的来源跟就不是洛芷嫣,而是琉璃院里的一众婆子丫鬟。

江氏坐在厅上,瞧着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直叫唤的下人,整个人目瞪口呆。

刚才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居然瞬间撂倒了一大片人。

此刻,身材纤弱窈窕,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洛芷嫣用手弹了弹鞋面上的灰,看向江氏,似笑非笑道:“还来吗?”、

“你,你会武功?”

江氏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后宅妇人。

从洛芷嫣出手的速度、踢人的角度、伤人的力道可以看出,她不仅会武功,还是各中高手。

她万万没想到,一个从邺京里来的娇滴滴的小郡主居然这么厉害。

半天才反应过来。

随即,一股火便窜了上来。

“安平郡主,你竟然敢伤我的人,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母?”

“实在抱歉,婆母要家法伺候,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洛芷嫣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跟姜嬷嬷过来,已经给足了江氏面子。

原就觉得江氏没安好心。

没想到,还真被她给猜中了。

上来就要打板子,理由是她不来请安没规矩云云。洛芷嫣一听就笑了。

这不摆明了想找茬嘛。

理由都不换个新鲜的。

她不还击真等着挨揍吗?

现在,她来也来了,既然对方给脸不要脸,那只能给她没脸!

“婆婆要摆长辈架子,那我也只能摆摆郡主架子了。”洛芷嫣脸色一凝,厉声道,“我堂堂安平郡主,金枝玉叶,身份尊贵,跪天地跪父母跪皇上,凭什么跪你?”

“今日,你敢动我一根指头,来日整个侯府都要跟着你遭殃。这次,念在你人老糊涂,不懂规矩,且饶你一回。若敢再犯,别怪我不念旧情。”

洛芷嫣傲然而立,直逼江氏。

周身裹着一股凌然寒气。

极有皇家威势。

屋中的空气瞬间降了好几度。

相互搀扶着爬起来的下人竟是大气都不敢出。

就连正眼看洛芷嫣都觉得压力极大。

一时间,纷纷后怕,若是刚才动了郡主,估计九族都被连累了。

就连江氏被那清冷的眼神注视着,都觉得脊背发凉。

不得不说,这小郡主是真厉害。

落到这幅田地,竟还知道拿气势压人。

江氏冷笑了一声。

虎落平原不如犬,她如今连自己的侍卫都见不着,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耍郡主威风。

她难道不知道皇上将她下嫁是何用意吗?

别说家法伺候,就是杀了她,皇上也未必敢翻脸。

侯爷正在疆场御敌。

没有幽州这道屏障,皇上的皇位都未必坐得稳!

她活了三四十年,还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唬住?

“来人!将安平郡主给我拿下!”

江氏一声令下,外面的一队侍卫立刻冲上来,洛芷嫣迅速后退,一闪身挟持了江氏。

她的身法利落,江氏还没反应过来,银簪已经抵在了脖颈动脉。

洛芷嫣傲然看着冲进来的人,淡淡一笑:“再往前一步,我保证让她血溅三尺!”

涌进来的侍卫虎视眈眈的看着洛芷嫣,果然不敢轻举妄动。

那匕首抵的紧,江氏觉得脖子疼的厉害。

她又怕又怒,叫嚣道:“安平郡主,你是要谋杀婆母嘛?”

“我也不想这样。婆婆苦苦相逼,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江氏朝门口的姜嬷嬷使了个眼色。

姜嬷嬷心领神会,慢慢退到人后,转身出了屋。

洛芷嫣知道,既然闹开了,她在侯府也不好立足。毕竟这后宅还是江氏在把持,以后指不定怎么跟她穿小鞋。

更何况,当细作也不是她的强项。

若她被休弃出府,岂不是一举两得?

她道:“我知道婆婆看我不顺眼,正好,我也不喜欢这里,不如,你们休了我,咱们好聚好散?”

江氏冷笑一声:“圣上赐婚,谁敢和离?安平郡主是要坑害侯府吗?”

她若能拒绝这门亲事,还会搞那么多把戏让洛芷嫣知难而退?

从邺京到幽州,若洛芷嫣真不想嫁,有多少机会逃走。

有多长时间反悔。

可她还是破除万难嫁了过来。

现在后悔了?

鬼才信。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一个清润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些许的咳嗽声:“郡主息怒——”

两人抬头,就见一个身着靛蓝色直裰的英俊男子由卫茅扶着走了进来。

那清风朗月的气质,将屋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他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聚焦在他身上。

江氏激动的哭了起来:“阿熠,救命啊——安平郡主要杀我——”

洛芷嫣抬着倨傲的下巴,抿着嘴,一声不吭。

眼中是满满的防备。

古人迂腐愚孝,她不觉得秦熠会站在她这一边。

所以,她说的再多也没用。

倒不如干脆点。

洛芷嫣倒要看看,世子爷在老婆与老妈之间会怎么选。

“郡主,你怎么样?可伤到了?”秦熠仿佛没看到谁在劫持谁,眼中全是洛芷嫣。

秦熠上前低声对洛芷嫣道,“别用这么大力,肩上的伤口怕是要崩开了。走吧,回去我给你上药。”

这话旁人听不到,江氏却听的一清二楚。

她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熠:“阿熠,你,你……”

秦熠却仿佛没看见她,只抬头看向洛芷嫣,抱歉道:“别怕,我来了。”

洛芷嫣垂眸,正与秦熠的视线撞个正着。

他眼神深邃真诚,眸中像嵌着一条银河,星光璀璨,温柔无限。

只看上一眼,便会溺毙在其中。

也不知怎么的,洛芷嫣满心的防备、紧绷的身体都松懈了下来,就如同被饿狼环伺的孤勇的战士突然看到了援军。

这一次,洛芷嫣是真的很感激秦熠。

毕竟两拳难敌四周,她就算肩膀没有受伤,从侯府安全脱身的可能也几乎为零。

这两天,她不仅在观测侯府地形,也注意着侯府的岗哨。

侯府守卫森严,侍卫又都是上过战场的士兵。

硬闯是不可能的。

若秦熠站在江氏那边,她只能鱼死网破。

可没想到,他来了,什么都没问,什么也没说,完全站在了她这一边。

说不感动是假的。

既然有台阶下,她也不会往绝路上走。

洛芷嫣反手将银簪插在头上,顺势挽住江氏的胳膊,朝她笑道:“我开个玩笑,婆母,没吓到吧?”

姜嬷嬷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

她唯恐洛芷嫣再对江氏不利,扶着江氏后退了一步。

与江氏耳语了两声。

江氏脸色由青转白,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的火,瞪着洛芷嫣道:“今日看在阿熠的面上,我且不与你计较。赶紧给我滚。”

秦熠立刻拱手朝江氏行礼:“母亲好好休息,我们先告退了。”

江氏按着太阳穴,一副心如死灰体力不支的样子。

“母亲保重身体。”

洛芷嫣也行了个礼,唯恐恶心不死江氏。

之后,才随着秦熠离开。

走到花园小径,洛芷嫣实在憋不住,问道:“你难道不问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郡主孤身一人嫁入侯府,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逼不得已。”秦熠停住脚,转头看向洛芷嫣,“所以,我无须问,也不必问。保护妻子,是做丈夫的责任。”

这句话像带着巨大的力量瞬间击中了洛芷嫣的心。

看着秦熠俊美无俦的脸上浅浅的笑意和黑眸中明明暗暗的光,她突然有些心慌意乱。

不自觉就别开眼,打哈哈道:“总之,这次多亏了你。”

正说着,春桃从垂花门跑了进来。

看见洛芷嫣,一边抹泪,一边抽噎:“郡主,都是奴婢没用,奴婢来晚了。”

她本来还想说,她去了东跨院搬救兵,结果门都没进去。

可转脸看到洛芷嫣身边的世子爷,话又憋了回去。

心中疑惑,世子怎么来了?

莫非那小厮后来又回去通报了?

很快,这些念头都被她抛诸脑后,她扯了扯洛芷嫣的袖子,顺势将一张纸条塞到了洛芷嫣手心,说道:“郡主,咱们就先回落霞苑吧。让奴婢看看,您有没有伤到哪儿?”

洛芷嫣握紧了手,征求似的看向秦熠。

秦熠很善解人意:“我也该回去吃药了,晚些时候,再过去看你。”

洛芷嫣也没多留,带着春桃匆匆而去。

在她背影消失那一刻,秦熠脸上所有的云淡风轻温柔和煦全部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冷漠。

不得不说,秦熠这张脸当真是宜喜宜嗔。

笑起来的时候如春风拂面,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冷下脸的时候,又格外凌厉霸道,极具攻击性。

此刻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招来暗卫道:“尹煊,给我盯紧她。看她还藏着什么秘密。”

“是。”

一抹黑影从树梢落下,又很快离开。

像幽灵似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会武功,”秦熠笑意未减,自言自语道,“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情在下一站等你

    1情在下一站等你

    牛奶糖| 豪门总裁

    苏曼在结婚当天被污蔑为石女,惨遭扫地出门。借酒浇愁后和旧爱春宵一度,岂料顾家知道误会再度要求她履行婚约。母亲的胁迫,家中的负债让苏曼不得不再度与爱人分开,可他慕止寒岂是让人白睡了就不认人的?

  • 2 七夫临门女尊姚千寻

    2七夫临门女尊姚千寻

    火安安| 穿越架空

    顶级全科大夫穿越女尊帝国,体胖!家穷!七个相公!姚千寻无语问天,原主这是造的什么孽,丑成啥样了还往家里搞这么多小美男?为了养家,她摇身一变拿出复制系统,水稻大丰收,小猪满地跑;为了护宅,她伸出砂锅大的拳头,一顿不行打两顿,来挑事的都给她横着出去!为了奔向幸福生活,她减肥、变美,却眼瞅着相公们眼神越来越不对......

  • 3 病娇王爷傻王妃

    3病娇王爷傻王妃

    甜蜜老猫咪| 古代言情

    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江晚宁因故身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相府痴傻嫡女,还被伪善的后娘妹妹打晕替嫁,就在江晚宁绝望之际,发现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将上辈子所用过的医药用品实体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传说中病入膏肓的王爷似乎并没有生病……

  • 4 世上没有紫色的芙蓉

    4世上没有紫色的芙蓉

    一个红茶白茶| 古代言情

    《我迟早要死在你床上》又名《芙蓉帐暖》这阁楼本来是用来藏书的,藏夫子教我读了十余年的诗书,但最近三个月一直在藏男人,还是姐姐的男人。姐姐是辅国大将军唯一的嫡女,我是辅国大将军唯一的私生女,母亲不是青楼女子不是妾

  • 5 史上最狂债主

    5史上最狂债主

    热血狂徒| 都市生活

    老婆公司欠款几百亿。楚歌掏出破破烂烂的箱子,从一堆欠条中随意拿出一张。“这是首富欠我的一千亿,还账的事情,交给我!”

  • 6 病娇王爷很腹黑

    6病娇王爷很腹黑

    红小洛| 穿越架空

    外传叶凤绾是废柴小姐,但她凭着一双纤纤玉手,活死人,肉白骨,缝人皮,治恶疾!明明该是病娇的摄政王不怀好意的睨着她:“本王隐疾传遍全城,可是你的杰作?”她言语躲闪,先跑为敬!然而终究还是没有逃出他的手掌心,大婚夜,他笑的邪肆:“本王到底有没有隐疾,爱妃亲身来体会下?”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