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小说试读 李薇胤禛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卿卿日常

更新时间:

康熙三十四年,秋。紫禁城,阿哥所。宫女玉瓶有些发愁的问李薇:“格格,今天真吃羊肉啊?”不等李薇回答就自顾自往下说,“万一四阿哥来呢?现在这个天气吃点素的好,羊肉多燥啊,您还非要吃烤的肉串子,喝点瓜菜汤,吃个拌黑木耳不是很好吗?又清爽又开胃。”

《卿卿日常》精彩内容

完整版小说《卿卿日常》是多木木多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薇胤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康熙三十四年,秋。紫禁城,阿哥所。宫女玉瓶有些发愁的问李薇:“格格,今天真吃羊肉啊?”不等李薇回答就自顾自往下说,“万一四阿哥来呢?现在这个天气吃点素的好,羊肉多燥啊,您还非要吃烤的肉串子,喝点瓜菜汤,吃个拌黑木耳不是很好吗?又清爽又开胃。”...

四阿哥坐到上书房里时,外面的天还没亮。

师傅来之前他们要先温书,一群兄弟开始摇头晃脑的背那一百二十遍。四阿哥嘴里背着,心里却想起了刚才的早膳。

他从小到大用的膳从来都不是自己点的。

小时候是奶嬷嬷和主管太监点膳,他们给什么他吃什么。在皇额娘那里时,也是皇额娘给什么他吃什么。

比较起来,奶嬷嬷和主管太监点的东西比较齐全,而且几乎都是一样的。有蛋有奶有肉,有饽饽有饼有糕。而且奶嬷嬷是江苏人,年纪也比较大,口感偏甜软。他小时候奶嬷嬷最爱给他吃猪油白糖馅的元宵,大概是觉得小孩子就爱吃甜的吧?

主管太监可能觉得阿哥都爱吃肉,所以每顿必有肉,而且是大块的肉。

只是制式的膳食看久了就失去了胃口,后来他再看到那相似的膳桌就半饱了。

皇额娘给的东西更精细些,一样点心七八种料都是少的。

就是再精细的东西,吃到嘴里也就两种味:好吃的和不好吃的。反正他是吃不出来放了珍珠粉和加了茯苓粉有什么区别。

只是皇额娘给的,他总要表现出感激涕零和从来没见过的新奇。时间久了,他对能讲出一大通来历的菜也没有兴趣了。

等搬进阿哥所后,苏培盛多少会看些脸色,所以他的膳桌上一些他不爱吃的东西渐渐都少出现了。

可是苏培盛太绝对,他今天嫌羊肉做的膻了,到明年膳桌上都不会有一块羊肉。

四阿哥心里暗暗骂他蠢,不知变通。

于是强迫自己不露出喜好,吃到什么都是一张脸,免得这蠢才把膳桌都搬空了。

等额娘给了格格后,他又开始跟着格格们的口味用膳。宋格格温驯的几乎没有脾气,喜欢甜辣的菜式。可大概苏培盛指点过她,所以她那里的膳桌总是显得很奇怪,要么寡淡的没有一丝味道,要么清淡的跟和尚吃的一样,她自己爱吃的甜辣味的却再也没吃过。

后来他偏爱李氏时,宋氏开始吃李氏同样的东西。等福晋进门后,她就开始跟福晋吃的一样。

福晋的口味如何他还不知道,因为福晋用膳总让他想起奶嬷嬷和主管太监,每次都是一大桌,上面什么东西都有,几乎看不出任何偏好。

所以,今天早上在膳桌上看到黄瓜炒鸡蛋、清炒芹菜和黑木耳拌圆葱,还有旁边那一小碟的咸鸭蛋配蒸饼,他就知道这不是福晋的菜。

他看了一眼苏培盛,他的头都快低到胸口了。

哼。

这估计是李氏的菜。

是她孝敬的?

不会,她不会这么大胆刺福晋的眼。

那就是苏培盛自作主张了。

虽然有些不快,但这顿早膳确实用的舒心多了。不然看到福晋那一大桌的东西他就没有一点胃口,这一早上的书可真撑不下去了。

一开始,李氏侍候他也不是多得他的意,只是有一次,李氏背着他吃了一顿烤羊排,吃得上火嘴里长了口疮,连喝水都疼,足足养了半个月才好。

他不爱吃羊肉、牛肉,嫌味儿膻。这事院子里的人都知道,苏培盛肯定早就提醒过侍候他的这些格格了。所以他在院子里足有好几年没闻到过羊肉味了,更别提还有人敢吃。

李氏吃了羊肉受了半个月的罪,他也半个多月没去找她。那时福晋还没嫁进来,院子里就她和宋格格两个人。

宋格格的风头渐渐盖过她,可他却慢慢发现,李氏并没有忌口。

他有很多不吃的东西。牛肉、羊肉、鸭肉,这些他都不吃,猪肉是嫌脏,鱼肉是嫌腥。但他也不是绝对不吃,比如冬天时他就很喜欢喝枸杞羊肉汤。可下头的人太紧张,就以为这些东西他是一点不沾,结果不但他的膳桌上看不到,院子里的下人们也不吃这些了,是怕沾到味儿让他生气。

可李氏从来没在乎过这个。

四阿哥也就在她这里可以很自然的偶尔一饱口福。

去年元宵节时,他在她那里吃了一小碗猪油白糖馅的元宵,几乎让苏培盛吓掉下巴。大概在贴身太监的眼中,他是为了避免给人留下有所偏好的印象而不拒绝那碗元宵,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真的再次吃到熟悉口味的元宵时,他才发现他没有想像的那么讨厌它。

相反,那碗元宵让他回忆起了早已离宫去世的奶嬷嬷。

他知道很多人都在猜测他看重李氏的原因,但对他来说,李氏的自在是他最看重的品质。她守规矩,懂事明理,但在这之外她并不过分拘束自己,相反,她在界线之内总是尽情享受的。

比起总是学人的宋氏,看不出偏好的福晋,他当然更喜欢和李氏在一起。在宫里生活,努力或者是必要的,但自在才是最重要的。李氏限于出身或许不会走的太远,但她绝对能比福晋和宋氏都更适应在宫中的生活。

四阿哥院里,李薇直到天光微明才起身,这时也才不过六点出头,可四阿哥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

玉瓶早就把洗漱用的热水和早膳放在茶炉上,见她起来了就立刻带着两个小丫头端着铜盆热水进屋来,一边侍候她起床一边道:“四爷不到四点就走了,听人说四爷在福晋那里早膳用的很好呢。”话里有些发酸。

在玉瓶看来,福晋那里供应好,好东西当然多,四阿哥喜欢多正常啊。

李薇打着哈欠起来,只穿了一件单件的柳叶青旗袍,里面一条绸裤,也不肯穿花盆底,“反正在屋里呢。”她这么说着,穿上一双软底缎鞋。

玉瓶摆上早膳,把白粥和咸鸭蛋摆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去福晋那里坐一坐?”

李薇一愣,问她:“我上次去是什么时候?”

玉瓶马上说:“初九,四天前。”不等李薇说话赶紧又接了一句,“听说宋格格天天去呢。”

言下之意,人家都知道巴结福晋,你也不能太懈怠了。

李薇以前没穿越前老听说格格侧福晋每天都要去找福晋请安,穿过来了才知道其实没这个规则。

也不能说没有,应该说本来有。小时候在李家,请来的嬷嬷教规矩时,确实教了要每天去找皇后请安,小位份的像答应贵人之流还没这个资格呢,至少要嫔才有荣幸每天见皇后一面。

但进宫选秀时,宫里嬷嬷说的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因为宫里没皇后,自然就没有向皇后请安一说。而宫中主位们倒是每天都去陪太后说话,不过那就纯粹是为了尽孝心,不是规矩,能去的人都是宫中绝对有脸面的。

因为宫里是这样,京里满大臣家如何李薇没见过,倒是自从她进阿哥所以后,听说太子妃和三阿哥福晋都没有让格格们天天请安问好的规则,自然四福晋进门后也没添上这一笔。

李薇倒也明白为什么连太子妃都不敢现在就摆出准皇后的谱,宫里的妃子们可是都盯着太子妃呢。既然太子妃都没摆这个架子,往下的阿哥福晋们自然也不会显摆自己家里比后宫、太子妃那里都更有规矩。

但要说低位份的不必去找高位份的也不对,宫中四妃每天都有不少人去巴结的。小妃嫔们托庇在高位份的妃嫔之下,不但日子能更好过,也能得到更多见到皇帝的机会。

于是阿哥所里也是一样的做派。

宋格格每天都去见福晋也是为了表个态。李薇一开始也跟宋格格一样,可福晋也只是把她们留在偏厅喝茶,七八次里也未必见她们一次,是标准的冷板凳。

李薇虽然有心学习一下什么是奴性坚强,但无奈真的没办法习惯。既然福晋要表现不压制人,不摆大福晋架子,她干脆就成全她,两人都舒服不是挺好的。

至于福晋会不会因此记恨她,说实话她真的不是特别在意了。

进阿哥所后她学的东西不少,其中一样就是满人的福晋其实远没有汉人的正室那么大的权利。皇太极立五大福晋,不管他的原意是不是打算集合更多的势力,造成的结果就是福晋的威信被降低了。

侧福晋,庶福晋虽然听起来好似低福晋一等,但在阿哥们的眼里都是差不多的。不说别的,只说隔壁五阿哥的院子里的两位格格,就有那份勇气跟五福晋对着干,而五福晋还拿她们两个没办法。

李薇也算明白为什么历史上的四福晋先是拿李氏这个侧福晋没办法,后面又拿年氏侧福晋没办法。汉人历史中王爷正妃被小妾拿下是不可理解的,但在满人这边却没什么奇怪。

好像在满人这里只有奴隶和汉人是真正的身份低,其他姓氏的都差不多。

李薇的身份是差在汉军旗,在旗的还是比汉人好一些些。当然比起满族的四福晋自然低一头。如果四阿哥不当皇帝,她再混个侧福晋的身份,四福晋这辈子还真拿她没办法。再争一争看谁的儿子能当世子,最后怎么样真的很难说。

进阿哥所后,李薇才发现自己穿成了谁,她对历史上的李氏知道的不多,虽然只是一鳞半爪,但穿来后真正见识了很多,反倒有了一些心得。

她觉得历史上最坑李氏的不是四福晋,也不是钮钴禄氏,而是四阿哥。他要一直是个王爷,弘时当世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正是因为他跑去当了皇帝,才要选身份上更合适的弘历。

不想当皇帝的阿哥不是好阿哥。

直到吃完早膳,玉瓶还在眼巴巴的看着她。李薇想着上次去也有四天了,那今天也该去坐冷板凳了。

于是换衣服,重新梳头,李薇一看时间,也才七点一刻,深深叹口气往正院去了。

正院里宋格格已经到了有一刻了,小丫头把李薇也领进去上了茶后,说福晋正在抄经现在不见人,李薇自然躬身道奴婢来请安,不敢打扰福晋。

然后跟宋格格面对面坐着喝茶。

宋格格长相温婉,一双眉眼像秋水一样动人。她不爱说话,但要拿话题出来,她都能接得上。而且,在四阿哥院里这么长时间了,她们两个从来没争执过。

李薇知道这肯定不是她心胸突然变宽大了,而是宋格格就有那个本事把所有的争执都化解掉。她天生就不会跟人生气。

说实话,李薇是很喜欢和宋格格在一起的。福晋没来之前,她没事时常常跑去找宋格格玩。福晋进门后,好像争宠这事突然具现化了,她和宋格格之间那层比纸还薄的和睦就像见了阳光的露水一样,消隐无踪了。

现在两人坐在一起,互相用眼神打招呼。碍着是在福晋的地界,两人不能开口说话,这样用眼神打官司,反倒透出一丝亲近来。两人的眼神碰了几次,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一直坐到将要十一点了,福嬷嬷亲自出来送她们出去,言明福晋正在抄经,实在抽不出空来见她们,希望她们见谅。

李薇和宋格格自然要千恩万谢不在意,然后一起告辞——谁也不会没眼色继续留下,又不是要在福晋这里吃午饭?

出了正院两人告别,一个向南,一个向北走了。

李薇回到院子里,玉瓶刚才被她留下看家,见她回来立刻迎上来,换了衣服后,她献宝一样捧出一个双耳南瓜白瓷盅来。

“什么好东西?”李薇好奇的凑上来看。

玉瓶把盅盖掀开,里面是白生生还有些烫的豆腐脑。

李薇立刻高兴了:“这可难得了!”

玉瓶笑道:“可不是?咱们这边没人吃这一口,他们平常做豆腐都不留这个的。这次是特意给咱们留的,还有一壶豆浆呢!我放在茶炉上了,现在这个天气不能久留,格格现在要不要吃一碗?”

自从进了宫,这还是李薇头一次看到豆腐脑。膳房里这道菜不是常备的,做豆腐时都不会特意做它。

李薇迫不及待道:“给我调一碗!”

玉瓶拿出小碗来盛了两勺,问:“格格是吃甜的还是吃咸的?甜的有蜜豆、葡萄干、各色花卤都是齐全的。咸的他们给咱们备了韭菜花、卤鸭肉、榨菜碎、炸花生碎、油辣椒、炸花椒、蒜蓉、虾酱和瑶柱丝。”

“先来碗咸的吧。”李薇口水都快出来了。

吃了两碗豆腐脑后,午膳时她只吃了一碗老鸭汤下的细丝面。吃完饭又给嘴角的包涂上一层药,照着镜子,玉瓶把芦荟碧玉膏收起来,担心的说:“一点儿不见好。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喝上两剂药?”

“多大的事就叫太医?”刚才吃汤面时烫了嘴角,李薇也有些急了,道:“把黄连找出来我嚼一片吧。”

论起下火没有比黄连更好的了。

玉瓶气的跺脚:“那不苦死了?泡水喝吧。”她翻出一包黄连片,拿两三片出来用小木锤捶松后,用滚水泡了一壶闻着就透苦味儿的黄连水。

李薇下午没事时就倒一杯来慢慢喝,其实喝惯了也不觉得有多苦。

等到四点多,四阿哥从上书房回来时,看到她正在喝,闻到这熟悉的苦味,道:“又是黄连水?”

李薇见他进了屏风后,就让玉瓶去拿换的衣服,侍候他换了衣服和鞋袜,洗脸重新梳头后,两人分别坐下。

四阿哥拿着泡着黄连水的壶打开看看,递给玉瓶道:“再泡壶新的来。”

玉瓶不解其意的去了,很快泡了一壶滚滚的黄连水回来,给他们两个一人倒了一杯。

四阿哥慢慢的喝了,李薇挥手让玉瓶下去,苏培盛仍站在那里。她的丫头自然不能跟四阿哥的贴身太监相比。

她绕过炕桌,问:“四爷,上火了?这次还是牙疼?”

说着伸手探到四阿哥的左腮。

四阿哥其实有些火力过旺,用中医的话就是阳盛阴虚。外表看不出来,但他的后槽牙龈常常肿大。

他却不爱为这种小事叫太医,谁叫阿哥身上再小的事也是大事?他这边不过一个牙疼,太医一来,皇帝肯定要过问,德妃跟着也要过问,这个院子里从上到下都要吃训斥,身边的贴身侍候的太监宫女嬷嬷都要挨板子。

最重要的是,太医不会给他开药,而是先饿上三五天。

四阿哥小时候没少挨饿,不管是什么病都是先净饿。从中医的角度说这样确实是有用的,就连从后世穿越过来受过现代教育的李薇都知道,这种方法说白了就是激发起人身体自身的免疫力。比直接吃药更有用,是对免疫力的一种锻炼。

何况是药三分毒。

但站在四阿哥的角度,他对此是深恶痛绝。从他搬到阿哥所来能自己做主了,小病从来不说,不到病得起不来绝不叫太医。

他的屋里各种各样的成药丸子也是备了一堆。

只是牙疼嘛……好像没有药丸子专治牙疼的。

四阿哥没躲,让她摸了个正着,看是看不出来,摸一下能感觉到左腮比右边肿了一点。这种事也不是第一回遇上,她也没太担心,想起膳房送来的豆腐脑,正好不费牙不必嚼还能顶饿,就说:

“四爷,刚好有豆腐脑,是膳房今天刚送来的。”

四阿哥:“哦?以前出去倒是在街边见过,我没尝过,是膳房做的?”

“四爷吃着好,日后可以使他们常进。这东西不费多少事,就是做豆腐前留出来就行了。”李薇喊玉瓶把豆腐脑端上来,“四爷吃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四阿哥没吃过,好奇的问:“这东西还有两种味儿的?甜的怎么吃?咸的又怎么吃?”

李薇见此,干脆让玉瓶把各种调料全用小碗盛了,七八十几样的摆了两个小桌。

因为四阿哥牙龈上火肿大,是发物的都不能放,结果咸的只试了卤鸭肉的,甜的试了糖桂花和玫瑰卤。

要是李薇,两碗豆腐脑下去肚子就已经半饱了,四阿哥却吃了三碗后反而胃口大开,六点刚过就问她:“你这里什么时候传晚点?”

一个半小时前刚把剩下的豆腐脑全吃了居然现在又饿了?

李薇顿时觉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但还是立刻道:“七点的时候吧。”她就是现在去叫膳还要给膳房准备的时间啊。

四阿哥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捧着书读去了。没办差的时候,四阿哥不管什么时间手上都捧着一本书。

大概阿哥们都是如此好学?

李薇悄悄起身去西侧的厢房里,叫来苏培盛商量晚点吃点什么?

别看四阿哥挑食挑得厉害,但他的胃口却不小。十七岁的大男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宫里每天两顿正餐加四顿点心,却依然不够。

唯一让李薇庆幸的是四阿哥的挑嘴并非是爱吃难得的龙肝凤胆,或者食不厌精烩不厌细,一道菜非要有十七八道工序才肯下嘴。

相反,他更喜欢吃食物的原味。这在宫里的膳房中反而是最难得的,一道开水白菜的汤底就有几只鸡去配的素菜,他是无论如何也吃不惯的。

让李薇奇怪的是,他明明从出生起就没尝过平民百姓家的饭,怎么口味会跟她这个吃了二十年普通饭的人相似?

不过,他这种习惯在宫里倒是有个好名声:简朴。

苏培盛只是简单的把这两天四阿哥吃的东西报一遍,剩下的就死活不肯开口了。他是下人,自然不比她这个半主子能自由说话,至少议论四阿哥一会儿该吃什么喜欢什么不是他的本职工作。

考虑到四阿哥后槽牙的牙龈肿了,估计费牙的东西他都吃不香,什么馒头米饭都可以歇了,粥虽然好,但喝来喝去只有一个味,还有一多半是水,现在让他喝粥,不到九点就该又饿了。

反正是晚点不是正餐,规矩也少,李薇就让玉瓶去膳房传话,她今天晚上要吃面条。

膳房的刘太监听说是玉瓶来了说要吃面条,就把听传话的小太监叫过来,让他把玉瓶的话学一遍。

小太监道:“说是怕天热,汤面会糊,不筋道就不好吃了,让下好后先用冷水过一遍。还说不必准备卤,只要几样配菜就行。”

“哦,凉拌面啊。”刘太监心中倒是叫起了苦,越简单的饭越不好做啊,“都要什么啊?说说。”

小太监就数着手指道:“头一样是咱们膳房有的咸菜、酱菜、酸菜,能切丁的切丁,能切丝的切丝,每种都要。再有就是时鲜的青菜,能生吃的就洗净切丝装盘,不能生吃的开水烫过后沥干水,只用细盐、酱油调味。她说最要紧是绿菜不能发黄、发蔫。”

刘太监明白了,道:“行了,叫你孙爷爷和苏爷爷都起来,让他们一个去揉面做面条,多做几种,粗的、细的,豆面的、高梁面的、细白面的。再让你苏爷爷去调几种料汁出来,讲明是吃面用的,甜咸油辣都来点儿。叫西厢那边的该切咸菜的切咸菜去,该洗菜的洗菜去!”

小太监麻利的去了。

膳房顿时热闹起来,刚六点出头的时候,太阳还老大呢,牛太监乍一见这个时间就这么忙起来了,忙找刘太监问:“刘爷爷,这是哪位阿哥今天晚上要办席面?”要是办席面的话现存的肉够不够啊?要不要他现在去庆丰司再拿点?

马太监也赶紧过来,要不要酒水?他好侍候着在贵人前露个脸!

刘太监正在监工,拿小银勺尝苏太监调出来的料汁,闻言摇头:“别担心,都是些便宜东西,一会儿就得。”

“便宜东西?”马太监挺没意思,问清楚后挂了脸,“谁要的啊?这么折腾人?”

刘太监嘿嘿一笑,弹了他的胖脑门一下,道:“折腾?这种事盼都盼不来呢!”

确实是快,不到六点半就已经都备齐了,面条备了八种,各种料汁十几碗,余下的配料四十多份。

刘太监来回再三检查后,不但叫人专门给送过去,还叫了一个机灵的小太监跟着过去侍候。提点他道:“这是你的造化,办好了就算不能一步登天,能在贵人面前落个好字也是不亏的!主子们想吃个新鲜,但她们那边却未必调的好味儿。你去别的不必管,只管给主子们调味儿。你放心,主子们好吃酸的、咸的,还是甜的、辣的,到那里肯定有人指点你。”

面送过来时,刚六点四十,太阳还没落,只开始刮起了一丝凉风。

四阿哥一听晚点送来了,头一次不必人催就放下书道:“他们倒快。”

李薇侍候着他出去,外面桌子刚摆了一半。

也是四阿哥出来的太快!搁平常他怎么着也要再过个五分钟才能出来呢。

摆膳的下人一见阿哥已经出来了,手上更快了三分,一群人低着头把盘子摆好提着食盒就缩下去了。

四阿哥看到这一大桌的东西,却发现几乎全是配料,挺好奇的围着桌子看了看,对她道:“这种吃法倒新鲜。”

他话里的意思是李薇把东西全摆出来给他看,这个新鲜。本来只要端了三五种面,配上调好的料汁就行,最多摆满一个炕桌就行了。

李薇偏偏连盐罐、白糖、醋壶都摆出来了。

他当然新鲜,这桌上的东西太原生态了,他虽然应该都吃过,但绝对没都见过。

李薇见他有这个兴致,干脆两人先把桌上的各样东西认了个遍,有不认得的还把膳房的那个小太监叫过来学。

小太监又是兴奋又是害怕,脸发白声发抖,但还算顺利的都说出来了,李薇看四阿哥的意思,还对这个声音清亮,口齿干净的小太监挺有好感。

他坐下道:“你既说的这么好,就先调一碗来试试。”

小太监跪下道:“请主子吩咐。”

四阿哥在那八种面上扫了一圈,先挑了加了鸡蛋揉出来,略发黄的一种面,让李薇看就是细长条的凉面。然后再去看调料,大概是拿不准这些酱啊咸菜各自的味道,怕放多了串味儿,头一回只挑了两三种东西放进去。

小太监拿了个碗,挑了大概两口的面下去,放了调料,调好盛到碗里后,又放了黄瓜丝、南瓜丁等小菜点缀,一碗面顿时看起来色彩丰富起来。

大概是面确实合胃口,要么就是黄瓜丝青翠翠的惹人喜爱,反正第一碗面四阿哥吃着很不错。

八种面吃了一个来回,虽说碗略小,但量确实不算少,一碗二两,四阿哥吃了八碗,吃到最后苏培盛都过来劝,免得吃多了晚上积食。

四阿哥吃的挺痛快,而且他最喜欢的居然就是松花蛋加很多蒜蓉,再放点醋和酱油,加点黄瓜丝和荆芥就可以了。

放下碗筷时,四阿哥居然满意的当众夸李薇:“这么吃挺好的,又省事又方便。还不费什么钱,都是平常易得的东西,你很好。”

这简直就是在夸李薇“勤俭”。

福晋还没得这样的考语呢,她先得了。

李薇自然要跪下辞谢这样的夸奖:“四爷吃着好就是奴婢的造化了,都是膳房的巧思,奴婢不敢居功。”

四阿哥伸手扶她起来:“好了,起来吧。”他对苏培盛一挥手,“赏他,今天的面调的不错。”指着膳房的那个小太监。

小太监激动的扑通一声跪下,连磕了七八个响头,抬起来一看,额头正中央鼓了好大的一个青包,还在那里语无论次的谢恩呢。

四阿哥被他这副样子逗得一笑,从荷包里摸出一个一两左右的金角子扔给他。

小太监还要再谢恩,苏培盛提着把他给搓出去了。主子赏是脸面,把主子惹烦了这脸面就摔地上了,他也是不忍看这小太监再把刚得的脸面给丢了,太监出头不容易。

苏培盛把小太监送出门,道:“主子赏你,是你的造化。你回去记得要好好的谢你的师傅,没他们你今天也出不了头。”

小太监的两只眼睛亮的出奇,“是!是!谢苏爷爷提点!”说着又要跪下给苏培盛磕头。

苏培盛拽住他不让他跪,“行了,行了。赶紧回去了。对了,你叫个什么名?”

小太监赶紧答:“奴婢赵二程。”

苏培盛不解:“二程?怎么叫这么个名儿?”

小太监不好意思的说:“原来叫赵二狗……后来改了,奴婢不识字,就拿同屋的姓顶了那个狗字……”

苏培盛噗哧让他逗笑了,看小太监窘的脸通红,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严肃道:“行了,赶紧回去吧,替我给你刘爷爷带个好。”

小太监带着四个帮忙提食盒的人走了,苏培盛回到屋里,四阿哥吃饱喝足却没坐下歇歇,而是站在书桌前练起了字,见他回来就随口问道:“怎么?那小太监拉着你谢你呢?”

李薇坐在旁边的榻上,也好奇的转过头来。她坐的地方透过花窗,刚好能看到院门口,刚才她也看到小太监要给苏培盛下跪,两人也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看起来苏培盛对这个小太监也不错的样子,她也想知道这小太监是哪里入了苏培盛的眼。

苏培盛会学话,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把小太监改名儿的事学了一遍,果然逗得四阿哥也露出一丝笑模样。

见四阿哥笑了,苏培盛就退下了。看样子今天晚上四阿哥要歇在这里,他还要去安排一二。宋格格那里不会有什么,福晋那里却是肯定要有人来问的。


网友Freu丨c夏末点评:做为一个十年的老书虫,首次发表评论,卿卿日常这本书我只看了三分之一,故事情节可以,主角性格也可以。

网友天空爱情点评:卿卿日常这本小说真的是一本好书!不比凡人差分毫!结构严紧、内容饱满、故事深动,且不显浮躁。堪称佳作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狼武医尊

    1狼武医尊

    酸菜鱼| 都市生活

    周易因失手杀人判刑五年,坐牢期间认识医神殿殿主,传授其医术、武功,并且授予医神殿传承令牌。出狱之后,意外与正在被父母逼婚的秦梦秋发生关系而认识。又意外撞见医神殿的人,救下一位医神殿的长老青龙,因此惹来警察,把他列为第一抓捕对象……

  • 2 兵王神婿

    2兵王神婿

    申子杨| 都市生活

    常言道:日久生情!古人诚不我欺。林昊对此深信不疑!曾经为了完成老头子交代的每一个任务,在佣兵界翻江倒海的“东方阎君”林昊,突然被老头子一个电话召唤回国,并且给了他最后一个任务:抱重孙!为了完成老头子的任务,林昊重回大夏一路跌跌撞撞,开启了全新的人生。

  • 3 豪门顶级继承人

    3豪门顶级继承人

    卢来佛祖| 都市生活

    作为顶级豪门的继承人,陈峰很烦恼,别人都是不努力上班,就要回家种地。而陈峰不努力当上门女婿,就只能回去继承万亿家产。唉,生活太难了。

  • 4 打赏返利:我在网络做神豪

    4打赏返利:我在网络做神豪

    佚名| 都市生活

    魔都,一个偏僻的出租房。周梦拿着手机,躺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虎鲨直播。“还是做大哥好,找个美女主播随便打赏个几万块,然后意思意思就约出来了......”看到直播间大哥给主播打赏了一个五千块的藏宝图,然后顺理成章的获得了女主播的一顿撒娇外加联系方式后,周梦不由的啧啧了一声。拿脚想,也知道女主播这几天就...

  • 5 出狱后,前夫成了大冤种

    5出狱后,前夫成了大冤种

    顾粥粥| 现代言情

    【虐恋+破镜重圆+追妻火葬场】在和傅清川结婚前,宋枳用了大半年的时间确定他爱她;却又在两人婚后的周年那天,她发现他异样的端倪。在知道那个女人和他的真实关系前,宋枳从不知道,未来嫂子肇事逃逸,为什么坐牢的人会是她?-五年牢狱,重塑的不仅是她的外在,更是她枯竭死寂的心。可当宋枳以为自己能漠然看待一切时,...

  • 6 此间深情知几何

    6此间深情知几何

    华裳| 短篇言情

    为保全亲生女儿,养父母让她替嫁恶名远扬的冷少帅。传言,此人手段狠毒,心思残忍,杀人无数。相见第一天,他便在她面前,表演来了一场活剥人皮。她畏他入骨,处处躲避,只想逃走,可那个残忍的男人,却将她死死捏住:“小野猫,要是你敢动一下,我保证你以后再也下不了床。”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