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咫尺之痕

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

更新时间:

“你这张嘴......可真是又尖又利。”疯批世子摸着她的下巴,笑得阴桀而危险。“......”麻麻救命,有变态!开局穿成没爹没娘的小白菜,唯一的瘸腿哥哥不知所踪。上有鸡贼狠毒的叔父一家虎视眈眈,下有只会长高的未婚夫上门挑衅。对此,顾君颜表示,姐可是坚强的穿越女主!伶牙俐齿智斗豺狼虎豹,纤纤素手扰乱帝...

《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精彩内容

《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是咫尺之痕著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精彩章节节选:“你这张嘴......可真是又尖又利。”疯批世子摸着她的下巴,笑得阴桀而危险。“......”麻麻救命,有变态!开局穿成没爹没娘的小白菜,唯一的瘸腿哥哥不知所踪。上有鸡贼狠毒的叔父一家虎视眈眈,下有只会长高的未婚夫上门挑衅。对此,顾君颜表示,姐可是坚强的穿越女主!伶牙俐齿智斗豺狼虎豹,纤纤素手扰乱帝......

第7章

宋渊与一旁的小侍卫耳语了几句,那小侍卫便带着刀,匆匆出了门。

刑部的侍卫已经连续审了几个与李二狗关系不错的家丁,连他的住处和经常去的地方都调查了个遍。

一片诡异的静默之间,顾君颜心中暗道阿弥陀佛。

她上前一步,笼烟黛眉微微蹙起。

““看这身体周围凝固的出血量,看来是人活着的时候,受尽折磨后方才殒命的,这李二狗得罪了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吗??”

听闻此言,刚吐得七荤八素的胡氏捂着帕子,嘴中仍然不忘叫骂。

“李二狗这些天得罪的,不就是你顾君颜么?!少在这里贼喊捉贼......呕——”

没说完,便又弯腰去吐了。

宋渊眼神一亮,“姑娘懂得验尸?”

“表面只能看出这些,其他的,要等查探后方才知晓。”

笑话!

她前世可是著名的医学博士好不好,法医那一套她当然也学过一些。

一旁的仵作也激动地凑了过来,虚心求教。

“姑娘何以判断这凌迟是在死者生前进行的?”

“人死后,血液会渐渐凝固,不会有这么大出血量。”

纤纤玉指点了点李二狗的尸体,顾君颜解释道。

宋渊看着这一幕,略微思索了下,朝着顾君颜拱了拱手。

“既然姑娘也懂得验尸,那多个人多份力,希望姑娘也帮忙查检一下尸体,看是否还有其他线索。”

胡氏吐够了,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她一心想要将顾君颜定罪,一口反对道:“不行!她身为嫌犯,若是在尸体上做什么手脚,李二狗可就死无对证了!”

宋渊早就看胡氏不顺眼,此时淡淡地瞥了胡氏一眼,语含警告。

“夫人多虑了!且不说仵作刚才已经看过一遍,就现在,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如何做手脚?!”

胡氏一愣,讪讪闭上了嘴。

顾昌明则是拉下脸,呵斥了顾君颜一句。

“你一个闺阁小姐!跟人学什么验尸!?像什么样子?!”

顾君颜歪头,不悦而奇怪地看着顾昌明。

“为何男子能做的事情,女子就不能做?”

“巾帼女子自古便有,文有蔡文姬,武有花木兰,这些女子上通文史,下战沙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哪里不如男子?!”

少女铿锵掷地的一番话,将顾昌明怼得哑口无言。

宋渊不由得对顾君颜愈发欣赏起来,目光也柔和了几分。

“顾小姐请!”

顾君颜朝宋渊微微颔首,转身上前,朝着尸体虔诚地拜了三拜。

闭眼时,她心念一动,快速从空间里掏出一粒幻毒丹藏在了指尖。

众人围观之下,顾君颜蹲下身子,仔细检查着尸体。

借着检查脖颈是否有勒痕的空隙,她手指微动,衣袖遮挡间,一些致幻的极乐散粉末悄然弹入尸体口中。

做完一切后,顾君颜刚想起身,便见一个精瘦的老头拎着酒壶,疯疯癫癫地走了进来。

老头瘦得浑身上下剐不出二两肉来,眸中精光倒是隐现,对顾君颜十分感兴趣。

“呦!咱仵作行里,什么时候出了个女娃?”

“老张,不得无礼,这是顾家小姐!”

宋渊皱眉喝止,随即道:“顾小姐刚才已经检查过一遍,麻烦你再查一遍,看有无错漏之处。”

“好说好说!”

仵作张顶着一头乱发,将尸体翻来覆去又看了好多遍。

查验完毕后,棺材张眉头微微舒展,饶有兴趣的看向顾君颜。

“小丫头,你怎么看?”

一票众好奇的目光下,顾君颜倒是没生气,缓缓开了口。

“最后一刀毙命,手腕处横切面光滑,想来跟最后一刀毙命的是同一种武器。”

“每一刀距离和分寸完全一样,且专挑着痛点下手,下手之人应是个武功极高之人。”

棺材张顿时大笑,目光赞许。

“看得不错,不过还是太年轻了。”

顾君颜心神一凛,袖中手指紧握成拳。

这老东西,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棺材张先是从李二狗的口中捻出丁点口水,细细用银针验过后才开口解释。

“这人是一刀毙命没错,但事先却已经服了毒!”

“服毒?”

一旁宋渊看着属下抄送的调查卷宗,眉头这才舒展开。

“据顾府小厮说,这李二狗半年前就迷上了吸食阿芙蓉,可是极乐坊的常客。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极乐坊,昨日回来前,还骂骂咧咧的说什么鬼东西太贵了......”

极乐坊是有名的黑市赌坊,背后之人背景深厚,就连朝廷也不敢过问,里面卖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阿芙蓉便是其中一种。

这一种慢性毒药,却会诱人成瘾。

不少人为了能吸食一口,不惜卖儿卖女、甚至拦路抢劫,倾家荡产也不在话下。

“大抵是昨日受了刑,又逢阿芙蓉药瘾发作,恐怕是被药性逼急了,得罪了里面的什么人,这才遭人报复!可他毕竟穿着顾家家丁的衣服......”

后半句宋渊没再说下去,但众人却都明白了。

李二狗穿着顾家家丁的衣服,尸体被隔墙扔回来,也算是一种变相警告。

宋渊摆了摆手,吩咐着手下人。

“行了,尸体带走,回刑部备案吧!”

棺材张见状,也拎着酒壶摇摇晃晃地走了,还不忘大着舌头埋怨宋渊。

“以后别他娘的什么破事儿都叫人来请!烦死了!”

宋渊顿时哭笑不得。

身后,胡氏狠狠捂着脸跺脚,目光怨毒,恨不得生吃了顾君颜。

顾昌明虽内心不悦,却也挑不出顾君颜的错处,有气没处发。

眼见尸体被打包带走,宋渊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神情凝肃,朝着顾君颜微微作了一揖。

“顾小姐,我还有一事,想请小姐帮忙!”

“愿闻其详!”

“实不相瞒,我最近手头还有一桩案子,毫无头绪,能否请姑娘跟我回去再看看其他尸体,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

宋渊语气苦恼,“你也看到了,那棺材张怕是请不动了......”

顾君颜抿着唇,有些不确定宋渊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宋渊接着道:“顾姑娘若是感兴趣,不妨与我出去走走?我请姑娘去烟雨楼喝茶,详细与你说说这桩案子!”

话里话外间,都是想要跟顾君颜单独聊聊。

听到“烟雨楼”三个字,顾君颜心中顿生好奇,早上萧浔走的时候似乎说过什么“明晚烟雨楼见”,她倒是也想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

于是她一口答应:“甘愿奉陪!”

烟雨楼这地方经营范围倒是很广,说是酒楼也可,说是茶楼也可,说是青楼也可......

总之服务之齐全,让顾君颜叹为观止。

二人到了烟雨楼时,正好赶上饭点。

宋渊充分发扬绅士风度,点了一桌子招牌菜。

顾君颜经过早上退婚一连串的事情,早就饿得不轻,当即大快朵颐起来。

宋渊却有些食不知味,放下筷子端详了顾君颜好一会儿,说出的话却差点让顾君颜噎死。

“顾姑娘手法老辣,连棺材张都能糊弄过去......”

顾君颜端着碗的手一顿,目光霎时警惕起来。

宋渊看着她这副炸毛的模样,脸上难得露出一个微笑。

“不必多想,不过是个小厮而已,上面不会追究,倒是我才应该感谢姑娘这下毒的妙计!”

顾君颜神色一凛!

这人竟然看到她下手了?!

网友▔夕陽が落ちないと点评:刚看了几章神医狂妃:退婚后,疯批世子宠上天,其实前面几章很具有吸引力。仿佛自己就是里面的人物。我看哭了,眼泪是内种不停止的写的很好

网友〆竹墨残水烟花冷ゾ点评:咫尺之痕文笔不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一念闪婚:找个首富当老公

    1一念闪婚:找个首富当老公

    橙橙有神| 现代言情

    重男轻女的老太婆逼迫她嫁给一个二婚男。无处可逃的她,选择在大街上找一个陌生人闪婚。领证当天。霍北霄:“我不喜欢你,我娶你是为了各取所需,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结婚后。霍北霄:“老婆,贴贴。”时绾:“不好意思,我不和工具贴贴。”霍北霄:“那你要和谁贴贴!!信不信我打断那个人的狗腿!”时绾拍着微挺的肚子...

  • 2 禁欲王爷太黏人

    2禁欲王爷太黏人

    绯狐| 古代言情

    一朝穿越,21世纪的军医阮青瑶成了给庶姐供血的可怜人。爹娘兄长未婚夫一心护着庶姐?那就断绝关系!庶姐使尽阴招想要她的命?那就还回去!空间在手,灵药我有!银针一闪,救人无数!然而随手捡的当解药的男人,竟然是难惹的战神王爷!还追着叫她负责,这算什么!?再见面,他修长手指划过她的脸,“女人,利用完本王你就...

  • 3 龙帅奶爸

    3龙帅奶爸

    消亡丶| 都市生活

    四年前,林萧犯下的错让他有了一个女儿。四年后,成为龙帅的他,为了保护妻子和女儿,强势归来。

  • 4 和顶流哥哥上求生综艺后

    4和顶流哥哥上求生综艺后

    孑与鹿| 现代言情

    未世佬大陆漾回穿来了。她现发自己是本一娱乐圈文炮的灰路人而,哥哥陆明是屿爱女的主男N号。哥哥参加荒野求综生艺后,吃不睡饱不好,每天都心担食物,落得臭个名昭著。没多陆久家也没了落。

  • 5 流落荒岛后和校花同居

    5流落荒岛后和校花同居

    啤酒二两| 都市生活

    邮轮失事,楚阳和一群校花流落荒岛,原以为会很惨,却不想,这些校花都有点不正经……

  • 6 总裁爹地跑不了

    6总裁爹地跑不了

    卿舒| 现代言情

    为救父亲遭闺蜜算计献身老头,却误惹第一家族掌权人,一夜强宠,父亲被气死,十月怀胎,孩子被夺走。五年后,她强势回国,拼事业,斗绿茶,没想刚回国孩子就被掉包,闺蜜多年来还虐待她儿子,鸠占鹊巢,老虎不发威,被人当病猫,她掀掉马甲,决定给那些伤害她的人颜色瞧瞧,却被那个霸道强势的男人拥入怀中,以睥睨之姿昭告...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