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终常在》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憾生佟夜辉小说全文

遗憾终常在

更新时间:

这一天是农历六月初八,阳历七月二十八,这一天是入伏的日子,是个炎热难熬的天气,莫憾生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脑子眩晕了一下,她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眼前的景象依然是有些恍恍惚惚的,她有不太严重的低血糖,高温的天气下她总是有晕眩的感觉。

《遗憾终常在》精彩内容

主角叫憾生佟夜辉的小说叫做《遗憾终常在》,它的作者是憾生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一天是农历六月初八,阳历七月二十八,这一天是入伏的日子,是个炎热难熬的天气,莫憾生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脑子眩晕了一下,她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眼前的景象依然是有些恍恍惚惚的,她有不太严重的低血糖,高温的天气下她总是有晕眩的感觉。...

佟夜辉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是天色大亮,小孩们最是有活力的,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的一片人声。

佟夜辉就是在这种吵闹的烟火气息中醒过来的,昨天他坐在憾生家的客厅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半夜的时候身上僵硬的醒来过,也是因为太累,没多想什么最后就倒在沙发里蜷身睡了一晚。

佟夜辉起身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八点,他这人一般时时都头脑清楚的很,人一清醒,脑子里马上就整理出今天上午有重要的会议,他起身探头看看屋内的憾生还睡的安稳,就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顺手拿了鞋柜上的两片钥匙,开门出去,门锁在他身后发出“咔哒”的一响震得屋内床上的人眼皮颤动了几下,但终归没有睁开。

十几分钟后房子的大门再度被打开,佟夜辉提着一袋早餐轻声的走进来,他把手里的东西在茶几上放好,扭头看憾生还是刚才一样的睡姿,也没再做其他的事,依然原路无声的返回去,轻轻的合上大门。

在车流涌动的B城街头佟夜辉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公司,路上给助理打电话交代让人去把他昨天扔在路边的车开回来,顺带让他通知下去如果他晚到公司,上午的会议就延迟,一切都交代妥当才安心下来。

路上果然碰见堵车,到公司楼下早已经过了开会安排的时间,一路匆匆上楼助理邓辉很有眼力的站在电梯口迎他,看见他一身拧的像梅干菜一样的穿着,到底没绷住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佟夜辉不想跟他啰嗦,疾步往自己办公室走,头也不回的交代:“给我去准备一身衣服,我要洗个澡,通知他们20分钟后开会。

邓辉跟了佟夜辉时日也不短了,知道他的脾气,赶紧几步赶到前头去给他开门,两人正准备进门的时候,对面的一间门也正好开了,里面走出个大个子,看见佟夜辉也露出惊讶的表情走过来问道:“夜辉,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这身打扮?”

正要进门的两人被拦在门口,正推着门的邓辉扭着身对来人招呼了一句:“杜总。”

杜总就是当年的小五,只是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这样叫他了,他朝邓辉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邓辉进了门,留在门外的佟夜辉注视着杜诚张了张嘴,停顿了片刻最后转身进了办公室,杜诚知道他有话要说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进到门内,佟夜辉直接往里面的休息室走,邓辉已经在里面准备他的衣服,进到屋里他站在床边直接脱衣服,脱到裤子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两把钥匙递给邓辉:“给我配一副新的来。”

邓辉一看就知道是房门钥匙,样式却是老旧的不像是能出自佟夜辉之手的东西,不经有点疑惑,可他也没表露出来,应了一声就收进了口袋里,这时正好杜诚也进来了,邓辉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有话说,招呼了一声就出去了。

杜诚进来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问佟夜辉:“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弄这一身。”

佟夜辉弯腰脱鞋子,隔了一会才用不高的声调说:“小五,憾生回来了。我昨天就是去接她了。”

房间里忽然包围起一种沉闷的压抑,杜诚的坐姿好像僵硬了,佟夜辉解皮带的铜扣碰撞声听着格外清脆。

忽然间杜诚就说:“我不想见她。”然后又恍惚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虚弱笑容,他站起身来往外走:“她以前还叫我五哥来着,往前几年都不想的,怎么这日子越久就却越记得清楚了,其实她也没哪不好,当初怎么就……”

杜诚最后的几个字被他关在了门外,佟夜辉搭在裤腰上的手半天没动,等杜诚出去了半天他才两脚踢掉裤子,折身进了浴室。

收拾好自己,佟夜辉步履健硕的往会议室走,这一天的会议是整个集团公司的上半年度总结会议,这个会召开之前其实已经准备了很久,下面各个分公司的经理负责人都在这一天被招了回来,谁该升,谁该降,谁该被调走给人挪地方都在这一天里见分晓,他衣着得体,面容整洁,姿态风流,人又长的好,走动间浑身上下无懈可击,邓辉在前面给他引路,为他推开厚重的会议室大门,里面的各路精英瞬间起身。

佟夜辉进门后特意看了一眼副总位置上的杜诚,两人的目光相接时,杜诚眼里一片平稳,目光沉沉,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人,人生的取舍之间比谁走的都清楚明白,佟夜辉转回目光进入会议的议程。

如今的他们都今日不同往时,五年前他们脱离了原来的那个生意圈子,手里拿着大笔的闲钱转而开始投资房地产业,当时的房地产业正是黄金时期,他们拿钱贿赂圈地,囤积了大量的土地积压一段时间再转手卖出,一两年的时间他们积累起了天文数字般的财富和深厚的人脉。

佟夜辉这些年间在不断的进步,越有钱,眼界越宽,野心抱负也越大,他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暴发户的身份不满足他,房地产业最鼎盛的时期他忽然转向生物制药方面做起了实体,他做生意的眼光独到,人也越发老道,年少时的莽撞收拾的干干净净,在这欲望横流的物质世界混的风生水起,没有深厚的人脉根基,他就用钱给自己架起一座保护伞,生物制药方面初见成效,稍稍有些稳定的时候他又看上了能源环保这一块,去年他开始牵头往内蒙古那边投资风力发电,今年一个八十多亿的工程被他拿了下来,现在他手里有钱有项目,俨然已经成了B城商业圈里的一个大佬,而且还是个很年轻的大佬。

佟夜辉的脚步迈的很大,但小五,也就是现在的杜总也没有被他拉下,杜诚的野心没有佟夜辉大,但他为人稳重,人越有钱越有身份,当你什么都不缺的时候,品行也就有了,这就是所谓的发财立品,佟夜辉身边需要一个信任的人,两人一路走来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合作默契,谁也没丢下谁,站在如今的位置他们再回首时,当年在夜市里拼杀的莽撞少年身影已再不见踪影,他们都脱胎换骨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人。

结束了一整天的会议,佟夜辉在会议室门口和杜诚碰在了一起,杜诚有话想说,佟夜辉看出来了,但他没说出来他也没追问,侧生绕过他,回了办公室,办公桌上,吩咐邓辉配的钥匙已经放在那里,他拿了钥匙就下楼下班了。

出了公司佟夜辉开车去饭店结结实实的打包了一堆东西,又马不停蹄的开车去了憾生那里,进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内所有的窗户大开,空气对流着吹着一阵阵的热风,阳台上飘着一层层的布料,窗帘,床单被套,还有几床被褥,屋里飘散着一股洗衣粉的味道。

憾生抱着膝盖蜷成一团,看见忽然用钥匙开门进屋的佟夜辉脸上一片惊讶之色,但惊讶的神色也就是在她脸上定格了弹指之间,转瞬她又把眼睛转回了前方的电视上,电视里正乒乒乓乓的演得热闹。

憾生窝在摇椅里,椅子有规律的前后晃动着,她身上穿着她高中时的校服,白色的水手服衬衫短裤,因为年月过久泛着一层黄渍,衣服也肥大了几圈穿在她身上晃晃荡荡的,佟夜辉有片刻的走神,这种标志性的衣服能让人的记忆倒退十年,但他已经在现在的憾生身上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憾生瘦了,她以前是张大饼脸,五官好像总是模糊不清的样子,如今瘦了到把鼻子眼睛都伸展开了,看着清秀许多,她从见面伊始就沉默着,行走动作间都迟钝缓慢。原来痴肥的憾生,冒着傻气的憾生,扯着嗓门叫着他“佟夜辉”的憾生,那个让他腻烦的憾生,……没有了。

佟夜辉一言不发的把打包的饭菜放在茶几上,自己坐下来,看着一边的憾生,心里有点感怀人生的感觉,他还很年轻,他不是一个经常会回忆的人,但憾生占据了他生命的大部分时间,他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都和她有关,他发现在他是可怜憾生的,可怜的憾生冷不丁的就能触动他点什么。

静谧滞缓的空气又在这个空间里流动着,连电视里热闹的人声都打不破的僵局,憾生盯着电视看不言不语,对家里多出来一个人没有一点反应,佟夜辉盯着她看了一会出声说:“憾生,天晚了,吃晚饭吧。”说完他起身去厨房拿了碗盘来装饭菜。

佟夜辉摆好了饭菜转身准备又要去叫憾生,憾生却在这时笨手笨脚的弯腰穿上拖鞋,然后起身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她端着一碗面出来,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西红柿鸡蛋面,她小心翼翼的护着手里的面碗又坐回摇椅里,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佟夜辉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来一回的憾生,他静默的看着憾生缓慢的吃完一碗面条又去厨房洗碗回来又躺回椅子里,目不转睛的看起了电视,始终没再看他一眼,他没说也没动,脸上始终是古井无波的,看着憾生躺在那里椅子又慢慢的摇起来,他拿起面前的碗筷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佟夜辉吃饱了,面前还剩下一大堆,他收拾了收拾全部拿进厨房装了垃圾袋,倒剩菜的时候看见早上他买的早餐好好的躺在垃圾桶里,他也只是一愣,随后面无表情收拾好了垃圾袋,提着放到了门外,回来又接着洗碗,收拾干净了厨房的卫生。

憾生始终在看电视,佟夜辉打扫好卫生后,就出来一直坐在那里陪着她看,一屋子的尴尬沉默。

到了晚上九点半,憾生终于起身,她来来回回的往阳台跑了几趟把白天晒在那里的床单被褥都收了回来,看着她来来回回的跑,佟夜辉的眼睛不自觉的跟着她转,他记得以前的憾生也喜欢没事就把被褥拿出去晒,她说被子晒过了有太阳味,睡着暖和舒服,只是那时候憾生是不会不理他的,反而做了一点点的事情都要有意无意让他知道,让他觉得她很贤惠,那时候他很厌烦她这种行为,但为了维持表面的平衡却也得露着笑脸哄着她,就是现在想起来依然觉得厌烦,只是这种厌烦已经和原来的大不相同,当初是完全的抵触那个人,而现在是不愿意去回想,而憾生却总是让他不自觉的想起一些事。

佟夜辉沉浸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里,他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不好,不愿再拿眼睛去看憾生,憾生也从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铺弄好了屋子里的两张床就去浴室洗澡,出来后直接回了她妈原来的卧室睡觉去了,进门的时候也没关门,好像这屋里真的从始至终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一样。

佟夜辉一个人一直坐到夜深,他坐了很久房间里的憾生一点动静都没有,最终他站起来,关上一直没有停歇过的电视,然后他站在客厅中央停顿了片刻,回身朝两个卧室里看了看,憾生睡得那一间毫无声息,隐约看见床上的人还是昨天睡觉的那个姿势,旁边的房间里昨天光板的单人床上铺叠着整齐褥子枕头,床头还放了一条毛巾被。

佟夜辉看着那张空着小床一会,最后转身走进了浴室,不大一会他洗了个澡,出来也没有睡衣穿干脆直接穿着**就进到屋里往那张单人床上躺了下去,头挨着枕头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叹出一口气。

现在这种境地,佟夜辉也觉得为难了,他知道憾生肯定是恨他的,但他不知道她要什么,或者想干什么,什么杀人放火,报复之类的,以他了解的憾生她没那个脑子也没那个勇气,人就是再变也不可能违背自然规律忽然变得聪明了,憾生现在这种愚笨的畏缩姿态又让他厌烦了。

网友今夜无月无星无梦点评:如果是老书虫,看进去了,你就会感觉遗憾终常在的剧情环环相扣,条理清晰,尤其是代入感很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不错的小说。这是我看了10年小说没几次写书评的小说之一。

网友温柔懒懒的海风点评:无意之中翻阅到这个书,遗憾终常在这本小说,确实挺有看点的。作者憾生辛苦了,在此特点赞,加油!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落落半生

    1落落半生

    宋随| 现代言情

    我们结婚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了。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我以为他不会背叛我。直到结婚纪念日那天,他去见了那个女人,我知道他晚上不会回来了。那女人赌赢了,可我也没输。他不爱我没关系,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

  • 2 开棺有喜,王爷在灵堂被气活了

    2开棺有喜,王爷在灵堂被气活了

    河岁岁| 古代言情

    啥?身为王牌军医的我穿越了,但是要马上跟着王爷一起下葬?还封棺两次?你们咋不上天呢!司夜云掀开棺材板,拳拳到肉干翻反派们。躺在棺材板里的轩辕靖敲敲棺材盖:开棺,王妃说本王还有救!

  • 3 梨花佳人

    3梨花佳人

    梁时安| 古代言情

    他红着眼说,「你给我服个软,跟我回去,我马上退兵。」他的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攥着我的,就怕我再一次从眼前消失。我面不改色,但他眼中汹涌的爱意却令我心惊。「殿下,好久不见。」我轻笑,他还是那样眉眼如画,俊秀如玉。

  • 4 贵妃所爱

    4贵妃所爱

    王时卿| 古代言情

    我进宫那年十六岁,封了贵妃,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没想到皇后突然没了,皇后留下的五岁小太子自然而然到了我的膝下。我的地位一夜之间水涨船高,离后位只差一步。

  • 5 在前夫心上肆意撩火

    5在前夫心上肆意撩火

    林未央| 现代言情

    结婚两年,姜晚只在电视上见过自己那个传说中的丈夫,所以后来她离婚了。让她没想到的是,离婚第二天,前夫开始频频出现在她视线内,一开始让她救小情人,后来竟说要追她。“周北深,你知道我是谁吗?”她问他。“国际著名Dr.姜,苏老先生关门弟子,顶级黑客J,高端服装品牌创始人,或者说你还有其他身份?说出来我听着...

  • 6 当世隐龙

    6当世隐龙

    河神也是神| 都市生活

    搅动国际风云的王悍隐于市井,送起了外卖,一次酒后贪欢,让苏家千金怀了孕,平静的生活再起波澜,激流汹涌之时,隐龙出世,搅天动地!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